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期待再相逢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人的一生,有许多遇见,或早或晚,或长或短,有的如惊鸿一瞥,有的能相伴永远。无论是哪种遇见,多多少少总会在心中留下或深或浅的印迹,或多或少的温暖。所以我总是很珍惜在我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不管是网络还是现实,我相信,能够遇见,就是有缘。若是能够相知相惜,或者能够让人想起就嘴角含笑,念起就心生温暖,那么这一定是生命中最珍贵的缘。人的一生中假如能遇到那么一次,无论历经多久的岁月,那份温暖一定会在心中永远流转……   ——题记      昨天傍晚,我正在整理老板娘送我的衣服,虽然不是全新的,但也不算太旧。老板娘的衣服有很多,所以有的衣服她只穿过一次,或只试穿一次,觉得不怎么满意,就不再穿了。要么打包送人,要么打包送到地下室。   也许有人会说,旧衣服谁会要啊?但在德国,就很正常。这里的人衣服不穿了,都会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的送到红十字会设置的专门捐赠衣服的铁皮箱里,留着红十字会的人再转赠给逃难来德国的难民们穿。   我来德国时,带的全是中看不中穿的时装,除了去北京签证和坐飞机时穿过一次外,全部被我束之高阁了。来德国后要干活,我朋友和老板娘她们给的衣服我都捡来穿了,好在德国人崇尚休闲,舒适随意就好,也没觉得有啥丟人的。   昨天午休过后,老板娘抱了一大堆衣服过来给我,说:“大姐,我这些衣服都还好好的,你若不嫌弃,就拿去穿吧?”   我忙不迭地说:“瞧你说的,怎么会嫌弃呢?你这可都是牌子啊!”   老板娘说:“啥牌子不牌子的,只要你不嫌弃我穿过就行了。我知道你不爱逛街,又胆小路盲,就先凑合穿吧?等哪天你想买新衣服了告诉我,我带你去吧?”   我说:“不用买了,这么多衣服,够我穿几年了,我这人也不爱臭美,有穿的就行。”   老板娘笑着说:“大姐,自己挣钱别不舍得花哟,这世界上除了自己心疼自己,没有人真正心疼你的。”   我也笑着说:“知道,春上我买了一件200欧元的茄克,你还笑我挺舍得花的哟。夏天那条70欧元的裙子,60欧元一件的短袖衫,你还说我买贵了哩。”   老板娘也笑,说:“大姐你还是挺想得开的人,总算舍得为自己花点钱。”   我说:“我也不是太苛刻自己的人,在国内我虽很少买衣服,但买一件算一件,宁缺毋滥,总买自己喜欢的。”   老板娘说:“那就对了,女人啊,自己都不爱自己,更别想让别人爱了。”说完,我俩都“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老板娘走后,我去忙别的活,衣服堆在床上没整理,刚忙完就过来收拾一下,老板娘不知何时又走了进来。   她说:“大姐,我有句话堵在心里好多天了,一直不敢对你说。”   我心里一跳,忙放下手里的衣服,急急地说:“什么事呀,巧?有什么话就直说呗。”   老板娘说:“我们把餐馆卖了,其他人都好说,只是你初来乍到,又人生地不熟的,我和我老公商量好久先帮你找好退路才敢告诉你。谢天谢地,终于帮你找好了。”   她又接着说:“你就干到这个月底吧,下个月一号你去我闺蜜那儿干,她俩口子人也挺好,就活儿比我这儿累点,工资也一样,若你干得好她会再给你涨点。”   我听完老板娘的话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有不争气的眼泪“扑簌簌”的一颗接一颗地滚了出来,是不舍,但更多是感动。   我不知道该用何种语言来描绘我此刻的心情?试想,一个老板,卖掉餐馆,解散工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工人何去何从?是生是死好像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不必为他的将来做打算,也不必为他安排好后路,因为他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这个义务。但我偏偏碰到了一对有情有义的老板和老板娘。他们怜我初来乍到,孤身一人漂泊在外,若是我离开他们,除了我唯一的朋友,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所以他们在没为我找到新的工作之前,就不忍心告诉我又将失业了。现在新的工作找到了,老板娘才如释重负地来告诉我真相,我除了感动得泪如雨下外,似乎任何语言都显多余。   看到我泪流满面,老板娘也有些唏嘘,她抱了抱我,拍拍我的后背说:“大姐,我其实也舍不得让你走,虽然我们相处不到一年,但感觉却如亲人一样。我在德国除了我老公和儿子外,一个亲人都没有,虽然有很多朋友,但朋友和亲人是有区别的。以后你在德国没地方可去了,就把我这儿当你的家,你随时都可以回来住住。”   她这么一说,我哭得更厉害了,我这人天生爱哭,一句话,一声问候,一首老歌,一篇催人泪下的文章,常常都会让我哭得稀里哗啦的。老板娘的眼圈也红了,她接着说:“大姐,你别难过,我们的新餐馆装修还得半年,半年后就可以开张了,到时若你干得不如意还可以再回来。”   也许,这只是个善意的劝解,但我更相信这是个美丽的愿望,一个饱含温暖的期待。不管半年后我回不回来,但这句不是承诺却又像承诺的话语,肯定了我这近一年来的真心付出没有白费,也给我颠沛流离的心一点点温暖的安慰。   其实来到这里后,老板娘给我的关爱胜过我的付出,大到四季衣服鞋袜,小到眼霜口红面膜,我有时比较懒,不想天天做面膜,她就告诫我:“大姐,四十岁以后的女人,若保养就是老样子,若不保养就是样子老。”说得我一愣一愣的,不得不陪着她往脸上涂抹着五颜六色的面膜,好在德国的面膜便宜又放心,也花费不多。   老板娘是温州人,典型的江南水乡女子,长得玲珑秀气,人也善良温柔。来德国前曾是国家教师,所以属内外兼修的气质型美女。说话细声细气,做事干净利落,待人宽厚温暖,接物进退有度,是我眼里心里艳羡和钦佩的贤淑女子。   我这人比较安静,除了干活,就是侍弄些花花草草,不爱招惹是非,所以老板娘格外看重我这一点,因此她有什么话都爱同我讲,于是我便成了她最忠实的听众,但从不传播。   我觉得做人最重要的就是,人家把你当作了知己,你就要尽到做知己的本分,安分守己,否则人家怎么可以与你交心呢?   只可惜我和老板娘的缘分实在太浅了,分分合合中不知是否还有重逢的机会?这一别,不知是暂别还是永别?但我的心却一直被老板娘那句“以后你在德国没地方可去了,就把我这儿当你的家,你随时都可以回来住住”给感动塞得满满的,给温暖熨帖得舒舒服服的。   那句话就像摇曳在我心田上的一枝花,芬芳了我孤寂的旅途;   那句话就像吹拂在我身上的一缕清风,温软地拂去了我一身的疲惫;   那句话就像照在我身上的冬日暖阳,温暖了我寂寞冷清的心;   那句话啊,就像暗夜里一盏守望的灯,无论我在德国漂泊多久,无论我在外经历多少艰辛,总会看到它光明的指引,总会感受它温暖的陪伴!   欢乐的日子总是那样短暂,而离别总是这样的猝不及防,就让我携一路花开携一路温暖前行,期待着能够再次与你,我亲爱的老板娘相逢!   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哈尔滨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黑龙江哪个癫痫治疗医院好武汉哪个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