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佛心待婆婆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一   前些日子,爱人开着大巴车远去普陀山,拉着一车信徒去朝山拜佛。   几天后,他和我视频说:“你回家看看咱妈吧!”他用期望的目光看着我。   “我不回去,要回去你回来去吧!我还上班呢?”我一口回绝。   “求求你了,请一天假回家看看咱妈吧,和她说说话,啥东西别买,她也高兴。”   “你倒好,一走十天半个月不着家,我还得上班,还得顾家,忙死了!”我说着来气了。   爱人却仍在央求着:“这阵子太忙了,没回家,也没她的消息,和她打电话她耳聋,听不清,说话费劲,我不放心啊!”   想着固执的婆婆不听我们劝说,坚持要自己住在县城的家中,让爱人外出还牵挂着她,我怨气蓦生:“你说这老太太也是,让她来家里住她就是不来,让我们来回跑,一点也不体谅咱们的辛苦。”   “老人都是这样,自己能动就不愿意麻烦儿子,等我们老了也是这样的。你看这些香客们千里迢迢出来拜佛,把钱扔到路上,丢在庙里,其实,家里的老人就是佛啊!孝敬好老人,让儿孙们看看,给他们做榜样,将来儿孙能不孝敬他们吗!孝敬老人就是在拜佛啊!”视频那头,爱人狡黠的目光在望着我。   “行了,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不就是让我回家,拜咱妈那个佛吗?我明天回家,拜佛去!”我听出了他的画外音。   “知我者老婆也,真是我的好老婆。”那张大嘴在哈哈笑。   关掉视频,回味爱人的话不无道理。说实话,论关系,我和后婆婆的关系是不远不近,不冷不热。我对她在我孩子还小的时候和公公回到老家,始终耿耿于怀,心存积怨。放着幼小的孙子不管不问,回家开门市挣钱了,说是挣钱了,可挣得钱呢?却自己在县城买了一座小楼,等我们买房用钱了,公公是以借钱的名义给我们的,之后在我们面前总是有意无意提起借钱的事,直到有一天我赌气地把钱还给他,他却毫不客气地把钱全部囊在怀中。   我有时想,别人的公婆总是在儿女买房时伸手帮一把,我的公婆怎么那么吝啬呢!唉,真是有后娘就有后爹啊!我把所有的怨气归集在婆婆身上,认为是婆婆在背后挑拨的。加上婆婆有张得理不饶人的刀子嘴,我在她面前总是唯唯诺诺,心中憋气。可老实人也是有底线的,实在忍不住了,就会爆发一场婆媳之间的战争。尤其是年前又因为她那张唠叨的嘴,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弄得我忍无可忍,和她反唇相讥,闹得一家人一个年都没过好,想起来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公公病重时,我大度地抛开一切心头不快,把我的孝心淋漓尽致展露出来,在公公生命的最后时刻竭尽全力尽我的孝道。和爱人带着公婆旅游,陪他们去饭店吃饭,在家中伺候他们,在医院陪在公公身边……我所做的一切在感动着公婆。公公带着满足离开了我们,婆婆也变得温柔起来,她不再是那个强势的婆婆了。她甚至泪眼汪汪地对我说:“勤,我以后就靠你了,我还有金戒指,以后都给你留着。”   我苦笑着:“妈,留着您的金戒指给别人吧,我有的。”此时婆婆,把对我的希望,寄托在手中的金戒指上,在婆婆眼中,这也许是打动我心的砝码。   曾经得理不饶人的婆婆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危机,至亲至爱的人走了,两个儿子不是亲生的,媳妇和她有隔阂,如果她还是那么强势,她还有个知心的人吗?所以,金戒指是她最后的一张王牌,可她哪里知道,金银首饰,在我的心目中并不重要,在家里也是弃之不戴。我此时只觉得她孤单可怜,那些在岁月中的宿怨也随之烟消云散。   我开始抛弃前嫌,逐渐转变对婆婆的态度,由不冷不热,转向对她温情起来。开始搀起她的臂膀,和她并肩走在一起,和她面对面坐在一起,贴着脸说着暖心的话。   可那都是在和爱人一起回家时候,自己回家面对婆婆,我还没有过。一来工作忙,回家得请假。二来我们婆媳间总像隔着一层朦胧的窗纱,我对她没有那种心心相融的感情。所以,婆婆家我自己很少主动登门的。      二   为了让爱人在外安心跑车,我极不情愿地请了假,乘上公交车,又转乘远郊的车,来到婆婆居住的县城。   在县城我下了车,路边飘来一阵煮烧鸡的芳香,我抬头一看,是个烧鸡店,这个店的烧鸡在县城很有名气。我不由自主进了烧鸡店,让女店主给我从沸腾的锅里捞上来一个烧鸡,称好后,我拎着烧鸡走向着婆婆家。   爱人早就给婆婆打去了电话,婆婆那矮小的身子站在路边的柿子树下,阳光下她那满头银发熠熠发光,一只手搭在眼帘上向前方遥望着,看到我来了,笑盈盈地迎来说:“你回来了,没有上班?”   我说:“大山出车了好几天没回家了,我不放心你,回来看看您。”我随手把盛着烧鸡的塑料袋烧鸡递给她。   婆婆忙地说道:“回来看看就行了,还拿什么东西呢?”她脸上有种想哭的表情。   邻居有人在问:“老大家媳妇来了?”   婆婆乐颠颠地回答:“是啊,老大跑车忙,顾不上回家,她回来看我来了。”   进来屋里,婆婆忙着给我倒水,和我寒暄了半天,又开始包饺子,我们边包着饺子边聊着天。她又问起儿子的婚事,我像和母亲诉说心肠一样,诉说着心事,儿子大了,婚事一拖再拖,做母亲的很无奈。婆婆宽慰我:“儿子大了,有主见了,如果他愿意了,你们俩口子不要阻拦啊!唉。也是,这孩子,啥时候能结婚呢!”婆婆话中有种焦虑的不安。儿子的婚事,不仅我当母亲的心病,也是婆婆牵挂啊!   包好饺子,婆婆开始煮饺子。沸腾的锅前,冒出的蒸汽把婆婆的脸熏染得若隐若现。   煮好饺子,婆婆端上桌来,又解开塑料袋,伸手撕下烧鸡大腿,递给我:“给你,吃鸡腿吧,趁热好吃。”   婆婆从来没有对我如此殷勤,我受宠若惊,心中一热,忙说道:“妈,这是给您买的,您留着吃吧。”   婆婆把鸡腿放在我的碗中,嘴里絮叨着:“我一个人哪里吃了那么大的一个鸡?放在冰箱里就忘了,时间长了就吃烦了。”   我只好拿起鸡腿,又对婆婆说道:“那,您把那只吃了吧!”   婆婆爽快地说道:“好的,两只鸡腿,你一只我一只,咱俩把它消灭了!”   两个鸡腿,我们婆媳俩吃得大快朵颐,津津有味。馋得小花猫上蹿下跳,急不可耐,喵喵叫着,捞着一块骨头,躲到桌子下贪吃去了。   “对了,瞧我这记性,还有露露呢!”婆婆忙到里屋,拿来两桶露露,摆在我的面前,“来,我们俩边吃边喝,吃个痛快。”   鸡腿、饺子、露露,有吃的,有喝的。婆媳俩边吃边聊,边说边笑,小花猫在桌下美美地啃着骨头,啃完又痴情地望着我们,欢快地跳上跳下;满屋子芳香,温情和爱意,溢满角角落落。      三   吃饱了,喝足了,收拾停当,婆婆让我去楼上休息。她把窗帘拉上,我忙说道:“白天不用拉窗帘的。”   婆婆说道:“阳光太足了,明得晃眼睛,你睡不好的。”婆婆细微之处的关爱,让我心中有股暖流在涌动。曾几何时?婆婆竟然对我如此贴心,让我倍感温馨。   不知不觉中,午觉醒来已经快三点了。我刚想下楼,婆婆推门进来。   我问道:“妈,您没歇会儿吗?”   “没有,自从你爸走后,我的觉也不多了。”婆婆凄楚地说道。   “妈,要不您去我们哪里住吧?一个人在家里多孤单啊!”我明知这个话是白说,还是忍不住地劝着婆婆。   “唉,你们都上着班,太忙了,你们走后还不是我一个人在家吗?我这里邻居多,大家对我都很好,家里的这些鸡了,猫了也离不开的。就不去给你们添麻烦了!”婆婆说道。   接着,她又眼里闪着光亮,谨慎地问道:“你能不能今天别走了?在家住一晚上吧?”   婆婆的话出乎我的意料。自己住在婆婆家,我从来没想过。婆婆家盖的二层楼,本来是楼上一个卧室,为了我们两个儿子回家有房住,新房刚到手,公公便在一楼支起一个床铺,又筹划在二楼闲置地方盖起一间房子,这样,楼上楼下,加上刚盖起的一间房子,两个儿子回来了各有其屋,互不干涉。   公婆的初心是好意,怎奈两个家庭在城里忙于工作,忙于茶米油盐的日子,即使在节假日,也难团聚在公婆家中。尤其是有了自家车,回家更是朝来夕往,匆匆忙忙,那间盖好的房子也闲置成放杂物的储藏间。让儿子儿媳住在身边,竟成了公婆的奢望,每次公婆望着我们远去的车影,总是恋恋不舍站立许久,眼神中有种无奈的失望。   如今,空荡荡的家中成了婆婆一人,出来进去形单影孤,好不凄凉!白天,有街坊邻居围绕在婆婆周围,她也许心情好些,到了晚上,那种思念故人的痛楚让她怎样熬过那漫漫长夜?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她的回忆,都有亲人的影子,她只能在梦境中一个人哭泣,一个人哀伤,再一个人思念……公公在世时,婆婆每天都是容光焕发,衣着整洁,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再看如今的婆婆,目光呆滞,头发凌乱,面容略显苍白,消瘦憔悴,穿着邋遢,和以前判若两人。失去亲人的痛苦,是她心灵的殇,面对她渴望的目光,我怎忍心说出那个“不”字呢!   “你要是实在不愿意住,就算了,你还上班,不勉强了……”婆婆看着我不吭声,以为我作难,强作笑脸对我说道。   “行的,妈,今天我不走了,陪您住一夜,我们说说知心话。”我忙爽快地答应了。   “好的,明天老家过会,我们俩一起去赶会去。”婆婆顿时心花怒放,喜悦飞上眉梢,两只眼睛眯得像两个月牙儿,满是皱纹的脸上泛着红光。   我把继续休息的消息发在工作群里,向领导请假。又打电话告知远在外地的爱人,爱人的话更让我惊喜:“好,你住在咱妈哪了?好,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明天早晨我赶回老家,你在老家等着我啊!”   听说爱人也要回来,婆婆更是欣喜若狂。她忙着把橱柜里的新被子拿出来,放在门外路边晾晒,午后的阳光已经不太充足,但足以冲淡被子里的潮湿气,厚厚的褥子,洁净的床单……她不停地把床铺需要的东西给我们摆好,满屋子都是她忙碌的身影。   晚上,我躺在婆婆身边,仿佛睡在母亲的身边,那种感觉真好,盖着散着阳光味道的被子,婆婆一会儿给我扯扯被子,一会儿给我掖掖被角。熄灯了,婆婆还在和我喁喁细语;深夜了,婆媳俩还难于入眠;直到我们声音变成了酣睡声,进入甜蜜的梦乡……      四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一阵敲门声把我们惊醒,婆婆忙起身开门。门开了,爱人风尘仆仆出现在门口,他满手拎着礼物,一脸疲惫。   婆婆喜出望外,爱人把手中的礼物逐一递给婆婆:竹笋罐头,芋头饼,不知名的点心……他特地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个饼子给婆婆:“妈,您尝尝这个,这是梅菜饼,好吃的呢!这可是从蒋介石老家买回来的,他母亲最爱吃的东西。”   婆婆小心翼翼拿在手中,咬了一口,满嘴咀嚼着:“嗯,好吃,还有肉馅呢!”她的眼睛里有了神采,额头和嘴角两旁深深的皱纹里蓄满笑意。   吃完早餐,爱人稍作休息后,婆婆和我爱人忙着筹备回老家赶会的事。   爱人把公公的电动三轮车推出来,把上面打扫干净,铺上小褥子,让我和婆婆坐在上面,平稳地开着电动三轮车驶向老家。他是个好司机,开电动三轮车更不在话下。   老家离我们居住的县城只有两三里地,宽阔的大马路直通村里,只有十来分钟的时间,电动车便驶进村子小路。   村子小路两旁满是赶会的人们,小轿车一辆挨着一辆,把小路挤得满满的。爱人小心翼翼地开着电三轮车,从狭窄的小路驶向堂叔的家。   堂叔堂婶家原本就是公公的老宅子。公公工作在外,老家的爷爷奶奶去世后,老家也成了空宅子,善良的公公便把老宅子以便宜的价格卖给了堂叔。堂叔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在公公去世的日子,他是忙前忙后,为公公的后事操碎了心。他和公公虽不是亲兄弟,但他们血脉相连,岁月中凝聚成的深厚情谊,使他们亲如一家。   堂叔堂婶见我们来了,惊喜地迎上来。堂叔的儿媳妇拉着我的手,亲切地说:“嫂子,你来了,真是稀客。”   在堂叔家里,堂叔堂婶和我们嘘寒问暖,在宽敞的院子里,望着他们那漂亮的二层楼,我羡慕不已,别墅般的洋楼,田园似的院落,真是幸福的一人家。   婆婆脸上却有种复杂的表情。她和公公年年来老家赶会,去年还是俩人同行,如今,家还是这个家;会,场景依旧,也是却少了相伴的人。触景生情,怎不叫婆婆伤感呢!她和堂叔堂婶一阵寒暄之后,便悻悻地坐在一旁发愣。   我走到婆婆身边,“妈,我们去会上转转吧!”其实,村里的集会,远没有城市的早市热闹,要是在以前,我是不屑一顾的,可为了让郁闷的婆婆散散心,转移她不快的心情,我主动邀请婆婆出门,挽着婆婆的手臂走出堂叔家,向着街上集会走去。   集会上摊点一个挨一个,五花八门的商品把整个街道映衬的琳琅满目,五彩缤纷;街上比肩接踵,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我搀扶着婆婆臂膀,走在拥挤的人群里,婆婆不断和熟悉的乡亲热情地打着招呼。婆婆虽住在县城,但也是村里的老媳妇了,加上她待人热情,在乡亲们中人缘很好,村里的老人几乎都认识她,迎面而来的笑脸和问候声让她感到温馨备至,一扫忧郁的神色,心情开朗起来。 武汉羊癫疯哪个医院最好开封有能治母猪疯的医院吗沈阳的癫痫病医院那家好郑州癫痫病排名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