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孽缘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茶艺
   夜幕降临,月亮弯夜总会。   小倩蜷缩在宽大的沙发里,总感觉这里的氛围有点别扭,到底怎么别扭,她一时也说不清楚。   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站起身来,扭着屁股走到小倩面前,在她的脸蛋上轻轻摸了一把,咯咯笑着说:“哟,新来的吧?好嫩的妞儿。”   “哼!”另一个妖艳女子红唇一嘬一歪,将脸扭到别处。   小倩的脸一下子红了,感觉面颊上像有一团烈火熊熊燃烧。她低下了头,在心里呼喊道:“小倩,你来到这里,是对,还是错?”      (一)   二十年前,一个小生命呱呱落地。   二十年后,小倩长成一个十分漂亮的大姑娘,像一朵含苞怒放的玫瑰。人们都说,小倩长得比西施还好看,明目皓齿,肤色白晰,丹凤眼,柳叶眉,樱桃小口,一米七零的个头,真有沉鱼落雁之容,倾城倾国之貌。   现在的小倩是个在校的大三学生,一顶校花的桂冠光芒四谢,众多的小男生为了她整天魂不守舍。可惜,这校花是一朵十分扎手的玫瑰,男孩子们只能远望赏色而无法近身闻香。   放暑假后,小倩决定先回家小住几天,然后去深圳去打工,冲哥那边已经联系好了。今夜无云,天上繁星点点,已经十点多了,老爸串门还没回来,她一直在等,每天睡前,她必须为老爸做一件事:洗脚。   门外响起脚步声,这脚步声小倩再熟悉不过了。   “爸,你回来了?”   接过爸的衣服挂好,小倩急忙将已经泡好的茶水奉上:“爸,你喝茶。”   “嗯,闺女真孝顺。”老爸笑着点点头说:“爸没白养活你。”   听到爸爸的赞扬,小倩心里非但没有些许高兴,反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甚至,小倩觉得爸爸的表扬像一把小小匕首,刺破小倩的肌肤直达小倩的心脏。小倩轻轻地颤栗了一下。为了掩饰与表扬不成比例的表情和神态,小倩赶忙紧紧围裙带子说:“爸,小倩去给你做饭,西红柿加鸡蛋,这是你最爱吃的。”   “倩儿,你不是说好署期要去打工的吗?什么时候走?”   小倩停下手里的话,脸扭向客厅,高声回答说:“爸,过两天就走。”   锅里的油在翻着气泡,很快,有油烟冒出,逐渐地油烟越来越浓。小倩呆呆地望着铁锅里的油烟,似乎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嘭”地一声响,油烟变成火苗,涮地窜起老高。一惊,方才回过神来,迅速把切好的西红柿倒进锅里。随着喳啦一声暴响,上窜的油烟火苗猛地向上飘忽了两下,灭了。   “我的天啊,小倩这是怎么了?”   不要说炒菜是这样,小倩发现她最近一段以来,做什么事分都分心,心思不能集中到一块。尤其是看到爸爸,心里更是莫名其妙地乱,乱得像一团麻。不,还不如一团麻,一团乱麻还能慢慢理顺,但她这颗麻乱的心总是乱得找不到一丝头绪。   她是个孝女,也想伺候好爸爸,但又感觉有点不情愿。非但不情愿,甚至有时还萌生出放在茶水里一撮毒药,把老爸毒死的荒唐念头。   “如果不是来自你的血统,小倩是你的亲生女儿,我真的会当着众人的面数落你一番,臭骂你一顿。”小倩用铲一边狠狠地翻腾着锅里的西红柿,一边小声地嘟哝着说。   她为什么这样恨老爸?原来,妈妈自嫁给老爸那天起,妈妈没有一天不受老爸的欺凌。   昨夜,妈妈又挨了老爸一顿毒打。在厨房里看到妈妈痛苦的表情,小倩咬了咬牙,低着头说道:“妈,再不行,你就和我爸离婚吧,小倩随你走,伺候你一辈子。”   十年前她就想对妈说出这句话,但怎么也说不出口。   “不。”妈妈哽咽着说:“孩子啊,妈不能让你和你哥哥生活在一个残缺一方爱的家庭里。在这里不幸福,未必另找一个就幸福了。也许是前世欠他的,让我今生来还。算了,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离啥子婚啊。”   说什么妈妈也不和爸爸离婚。不离就不离吧,其实静下心来后细细一想,还也真是,就是和爸爸离了,再找一个后爸,没准还是恶魔一个,到时哭皇天都没泪。   “但是妈。”小倩在心里这样说,但她决计没敢说出口:“女儿二十岁了,长大了,总不能对这样的家庭暴力不闻不为吧?小倩要瞅个合适的机会,小小惩戒老爸一下,让他知道其中的厉害,如果能让他迷途知返,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小倩记恨老爸,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   武汉去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好 在读高中时,她就曾经在日记中这样写道:爸爸,自小倩懂事起,就见你经常和我妈吵架。锅碗瓢盆经常碰撞,夫妻俩吵几句到也没什么不正常。但是爸,你动轧就挥动拳头,把我妈往死里打,经常打得她满身伤痕。爸爸,小倩是在看着你暴打我妈妈中长大的啊。   二十年来,小倩没有一天不是在恐惧中度过,她经常在晚上做恶梦,梦见妈妈浑身是血,圆睁着哀怨的眼睛,流着血泪在凄风苦雨中狂奔、呼喊。我总是被恶梦惊醒后,在黝黑而深邃的长夜,透过玻璃窗仰望着天上的星河,指点着那两颗最亮的星星说,那是爸爸和妈妈。小倩就纳闷了,你们俩既然肩并肩运行在同一个轨道上,因何就不能相融呢?妈妈是个温柔敦厚能够勤俭持家的贤惠妻子,她哪里对不住你了?尤其是在你酒醉后,在酒精的作用下,你的魔鬼一面暴露无余,不要说饱受摧残的妈妈,就连小倩都不寒而栗。爸爸,你到底是人,还是魔?有时候小倩真不敢相信,站在小倩面前的,你还是不是我的父亲。   突然,小倩听到爸爸接了一个电话,尽管他把声音放低了,但小倩还是能听得清。只听爸爸说道:“喂,老伙计,问我找你干吗?你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咱俩合伙不是一次半次了,既然给你打电话,就是有事呗。”      (二)   “有啥事?老哥你说。”电话那头声音虽小,但老爸设置的音量较大,小倩二十一岁的一个年龄段,耳朵功能正强着呢,仍然能听得清:“小弟就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没有坏事,是好事,好事你懂吗?”   “懂,怎能不懂?我是你的兄弟啊。”   小倩从厨房里向客厅方向瞥了一眼,见爸爸斜躺在沙发上,一只手两指夹着烟,一缕细细的轻烟袅袅升起。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小子,你听着,今晚十一点半,咱们开始行动,到咱厂子里,偷些盘条出来,卖了换酒喝。”   “好,好,一会咱们再联系。”   “好,你小子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不会,我办事,你还不放心?”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   “爸,吃饭了。”小倩把做好的炒大米端到老爸面前:“你先吃,还有汤,我再去热一下。”   爸爸草草吃了点饭就又出去了,小倩知道他干什么。所以,她耐心地等,她要待到十一点半以后才能出手。   “睡吧孩子,不早了。”妈妈从里屋喊道。   “没事妈妈,你先睡吧,小倩再上一会儿网。”   “嗨,你这孩子,不要磨叽得太晚了啊。”   “好的,妈妈。”   小倩起身走向里屋,将妈妈的房间门关好了,缓缓地踱到沙发上坐下,掏出手机,打开手机QQ版,进入聊天室。   她犹豫了,该不该这么做呢?做吧?于心不忍,他毕竟是咱老爸。不做吧?更不忍心让妈妈整天挨拳头,吃皮鞋。她有点迷茫,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在客厅里轻轻地来回踱步,一边走,一边想,想了很多,妈妈挨打的镜头,爸爸凶恶的面孔,妈妈满身的伤痛,爸爸高扬的拳头,妈妈满是泪痕的脸,爸爸东倒西歪的醉态,一个个让她寒心的镜头重复在她大脑中闪过。   “不行,必须趁这个机会让公安把老爸抓了关进去,一来让妈妈清静几天,不用再挨打,二来也给老爸一个教训,让他迷途知返,重新做人,做个靠自己劳动创造自己生活的人。”   想到这里,小倩银牙一咬,坐回沙发上,迅速点击了男友的QQ:   “冲哥,在吧?”   “倩,在的,想我了?”秦冲马上回话过来。   “别贫嘴。冲哥,帮小倩一个忙,好不好?”小倩打出这一行字后,抬脸看了看妈妈的房间,这一看,增加了勇气,坚定了信心。   “什么忙,只要我能到的。”   “冲哥,能做到,这个很简单,午夜十二点时,你马上帮小倩拨通110,说有人在黎侯水泥构件厂的露天仓库偷钢材呢,让他们快去捉拿。”   那头的秦冲愣了一下,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小倩,他这是干吗?于是给她发来回复:“倩,你怎么知道有人在那个时段去偷钢材?”   “冲哥,这你就不用多问了,照小倩的话去做,只管打你的电话。”   “行,好吧,倩。”   再说小倩他爸,伙同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中年人,另一个不到三十。十一点半,三人准时碰了头,小倩爸爬墙潜入厂区的露天仓库,中年人骑在墙头上接货。仓库里边有很多是截成小团的盘条,他专捡三二十斤重的小捆,中年人从墙头上用绳子吊起来移到墙外,再由那个在墙外胡同里守候着的年轻人放到车上。   正干的起劲,蓦然仓库大门被打开。   “别动,举起手来。”   随着一声大喝,几把强光手电一齐照向他们,同时数盏五百瓦灯泡瞬间开启,小倩他爸和在墙贵州癫痫病不能吃什么东西头上趴着的那人,一齐被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而在墙外接应的那个年轻人大惊,暗道一声不好,刚想逃走,就见小巷两头也都亮起强光手电,怎能逃得了?被抓了个正着。   小倩他爸等三人被带到派出所问话。   令她始料不及的是,其中那个年轻盗贼向警方透露说,小倩他爸是主谋,跟上小倩他爸,干了许多鸡鸣狗盗的事情。严重的是,那小子还供出了一个尘封了十年的厂财务科现金被盗案件,数罪并罚,竟将小倩老爸判了十年的刑。   小倩后悔了,他本想稍稍对老爸惩戒一下,没想到玩得出格了。      (三)   因为玩得出格了,把老爸玩到了监狱。   从此小倩倒了大霉。   “唉!女儿啦,你干得这叫什么事啊。这,这闹成啥了啊,你个不孝女!”妈妈嚎啕大哭,哭得死去活来。   “妈。”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今天你能把你爸送上法庭,判了刑,指不定明天就会对我干出甚么事来!”一惯软弱可欺,逆来顺受的妈妈,此刻一反常态,瞪着血红的眼,怒吼着,咆哮着,拿了杆面杖,朝小倩的头上就砸过来。   小倩急忙将脑袋一歪,脑袋算是躲过了,但娇嫩的臂膀上,还是扎扎实实挨了一杆杖,疼得她直冽嘴咬牙喊叫。   “妈,我这也是为了你。”   “哈哈哈哈,为了我,为了我就让你爸去坐牢?为了我就让我守活寡?你爸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到好,我看咱娘儿三日后还怎么活?”   “不是,不是还有我哥吗?”   妈妈看了哥一眼,哇地一声哭得更厉害了:“你哥?呜呜,能指靠得上他?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   妈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小倩知道她这个哥的特性,怎么说呢?自私贪婪,好吃懒做,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名符其实的啃老一族。   啪。哥一拍桌子,嚓地站起身来,眼睛里冒着火,呲牙冽嘴,活像一只猛兽:“小倩,我的好妹妹,你怎么没把你哥一齐告发了,去看守所吃现成饭多好?哈哈,哈哈哈。”   小倩是有思想准备的,准备挨哥哥一顿毒打:“哥,你打我吧,我该打,我是真心想让哥哥你把我痛打一顿,因为我在这个家里,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把自己的父亲送到了劳改场。”   然而,令小倩没想到的是,哥哥居然没有发太大的脾气,只是狠狠一跺脚,向她呸了一口,嚎啕大哭,夺门而出,狂奔而去。   妈妈再次长长哀叹了一声:“倩儿,冤家,你害得妈好苦啊”。   突然,妈妈身子一软,倒在地上。小倩吓坏了,抱着妈妈失声痛哭:“妈妈,妈妈,你醒醒,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小倩的呼叫,邻居们急忙帮小倩把妈妈送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你妈得的是心脏病,孩子,你妈是受什么打击了吧?”   小倩嘴唇噏动着,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来:“这,这个。唉!”   从此,妈妈的心脏病越来越重,不能着一点气,一着气就犯病,一犯病就昏迷。   更让她难以容忍的,是他的哥哥,这个不争气的哥哥,自老爸判刑劳改后,他几乎彻夜不归,不是泡在麻将场上,就是醉在酒吧里。赌得没钱了,就找妈妈要,每要一回,妈妈就得住上一回医院。哈尔滨癫痫医院大全   小倩的心彻底凉了,整日以泪洗面,她觉得自己有罪,是她把这个家庭摧毁了。既然祸自她出,那么,她就理应来承担这个责任。妈妈治病需要大量的钱,她一个幼弱的姑娘家,怎么去赚钱养家糊口,赚钱给妈妈治病?   更让她料始不及的是,她由此而失去了生活来源,连学费都交不上了。不得已,他只得假装病了,从医院开了张假证明,请了半年假在家里“养病”。多少个日日夜夜,她愁得白天吃不下饭,晚上睡不着觉。   上学不上学到是其次,总得维持这个家的的日常生活吧?爸爸在劳改场,妈妈病了,哥哥离家出走杳无音讯,能劳动挣钱的,也只有她了。小倩决定外出打工,然而事不如愿,她一连跑了十几个单位,除了做家政以外,没有一份合适的工作。   除了维持全家人的生活,自己还要读书,做家政工资太低了,每月一千五百元的薪水,连全家人的基本生活都满足不了。可,不做家务又能干啥?想了许久,小倩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共 865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