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如云】乖,听话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短篇言情
无破坏:无 阅读:1516发表时间:2016-12-17 19:56:40    一   “黑子,黑子”上班一进院就看见黑子蹲在车棚里的三轮车上。我每天都能看到悠闲又自在的它,它用它那黑亮的,水汪汪的小眼睛瞟了我一眼,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也不在意。“黑子,你看,我给你带好吃的了。”说着,我打开了手里的塑料袋,拿到它面前,谁料黑子并没有表现出欣喜的样子,只看了我一眼,就把头扭到了一边。   这家伙,这是要跟我整不受嗟来之食的正气呢,道高一丈,我见招拆招,就把盛有鸡肉、骨头、米饭的塑料袋打开放在地上。心想:黑子这下该蹦下来了,可它依旧毫无反应。正当我纳闷时,门卫于大爷走过来了,“于大爷,黑子怎么不跳下来呢?”于大爷和善的面容映着清早的朝阳,更显得亲切,笑着说:“他不敢呢!”“为什么呀?”“从小训的,没我的话,黑子不会从这三轮车上跳下来的,也不会吃别人给的食物。”说着,于大爷摸了摸黑子的头,眼里尽是疼爱与怜惜。“您可真厉害。”“这人畜一理,啥都要从小立规矩。”我望了望这已快古稀的老人,暗生敬意。说话间,于大爷把黑子从三轮车抱了下来,下达指令:“吃去吧。”我默默地往楼上走,回头一看,黑子正吃的香呢。吃吧,吃吧,多吃才健壮!“于大爷,等有时间,您给我讲讲黑子吧!”“好啊!”      二   一个周五的下午,临近下班,我拿了笔和本就奔到了警卫室。“于大爷趁现在您不忙,给我讲讲黑子吧。”于大爷像是想起了什么甜蜜的事情,一脸笑意。   “黑子啊,是我三年前捡来的,那天我巡视了院子后,就到院外看看。没转多远,就看见一家商铺的西墙的角落里有一个大纸箱子,箱子里时不时地传来几声似婴儿般的呜呜声。当时已是夜里9点多,三九的天气冷风刺骨,滴水成冰,临街的商铺早早地关了门,煞白的防盗门,寒意十足。我加快脚步,等打开箱子,乖乖,是四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狗。我左看看,右看看,偌大的一条街就只有我这个老头子。也不知谁放在这里的,真是作孽啊,这么冷的天,唉!抱着箱子看着瑟瑟发抖、嗷嗷乱叫的小家伙们,我给老伴拨通了电话,让她安排一下这狗娃们的去处,是送人还是家养,必须明天就得把这事解决喽。说到这里,于大爷还真是豪情万丈呢。“那您怎么就留下了黑子呢?”我颇为好奇。“嗨,凡事都讲究个缘分,这四个小家伙个顶个的讨人喜欢,他挨着他,他挤着他,都眯着眼往一块凑,我观察他们的时候啊,就黑子瞅了我一眼,那小眼神儿到现在想起来还记得清楚呢。我心里一颤,一股暖意游遍全身,就决定留下它了,一来帮我看护院子,二来也能和我做个伴儿。”   于大爷说到了动情处,语调有些高扬,声音也有些颤抖。我拿来的笔和本成了桌上的摆设,听得入了神,愣是一个字没写。于大爷喝了一口水,清清嗓子接着讲黑子。   “黑子,是我给起的名字,拾它回来那晚不是黑夜嘛,还有它这双黑眼睛,一身的黑狗毛,它是八字儿离不开黑啊。”“您真有才,”我禁不住夸了一句。“我一个老头子,哪有什么才啊,就是方便我记着,这倒不假。”      三   2015年12月我从基层单位调到编辑部工作。第一次看见黑子,还觉得有些害怕。小时候我也养过狗,但没有黑子这么高大。黑子是狼狗的一种。黑子见到生人都会汪汪地叫个不停,但见到我就只叫了几声。我这人说来也奇怪,从小就受小孩和小动物们的待见,自来的亲切感。一回生,二回熟,半个月的时间黑子就和我完全熟悉了。推着车子,前轱辘刚进了院,黑子就迎上来了,摇着尾巴迈着四方步,跟在你后面,待把车子停好,它前爪扑在你的上身,说啥也要给你来个拥抱。“早上好,黑子,乖,上一边去吧。”它懂。慢慢地放下爪子,怕是弄伤了我,又像是舍不得。我进了楼道,黑子又跑来眼巴巴地望着我一阶一阶地上楼,像是预感到黑子没有走,我回过头,“黑子,你想和我一块儿上楼吗?”我打趣黑子。它一言不发,直勾勾地瞅着你。突然,我想这镜头必须得拍下来,取出手机,“黑子,黑子”。它抬头呆望着爬上二楼的我,咔嚓,咔嚓,不错,黑子挺上镜。“乖,听话,去吧黑子!”,它这才大摇大摆一扭一扭地离开了。自从结识了黑子,家里的剩饭剩菜就有了着落。有时做点什么也会想起黑子,炖个骨头,买个烧鸡啥的,故意多留些肉留给黑子享用。   黑子,乖,你可要多吃呀。一日闲来,端详着我给黑子拍的照片,那萌萌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儿时养过的狗—欢欢。      四   欢欢是名副其实的小柴狗子。70年代的农村,家里养个狗啊,猫的,大有人在。春天三月,邻居二婶家的大黄下了6只可爱的小狗崽子,热情的二婶四处张罗着把小狗送人。我求着妈妈抱来一只养。天天的软磨硬泡,耳根软的妈妈终于给我抱来了一只最健壮的,就是欢欢。妈妈是不喜欢狗的,只因小时候挨过狗咬,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然妈妈对狗就多了几分畏惧。欢欢的到来可想多不容易,千恩万谢,我的妈妈。当时只有十岁的我,主意打定,这狗我可得好好养,把它训练好,时常和它说,乖,你要听话,不能咬人,不能惹妈妈生气。   小孩子的想法一向都是那么直接,那么天真,那么美善。孩子就是孩子。   欢欢长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跟在我屁股后面跑了。当然这功劳我可不敢自居,那时我也是一个黄毛丫头,自顾不暇,欢欢的“长大成人”离不开妈妈的辛苦付出。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嘿嘿,你懂得,佳木斯癫痫病医院联系电话不是带着欢欢玩耍,就是模仿电视里的剧情片段训练它。那时电视里有一只名叫“赛虎”的狼狗,我的欢欢虽不像“赛虎”那样凶猛、矫健,但不缺少狗的忠诚可爱。欢欢很聪明,也很招人喜欢,妈妈对狗也有了新的看法。   那时家里地多,妈妈白天在农田里劳作,爸爸在外做生意也经常不在家。已成年的欢欢就成了我们姐弟的保护神。有什么风吹草动,欢欢第一时间就能觉察,搞的我们像小游击队队员似的,机警得很。   欢欢不仅是保护神也是最得意的伙伴。欢欢从不出去乱跑,窝在家里欣喜地看着我们姐弟几个或笑或闹,或哭或骂,也喜欢追逐着我们的脚,追逐着我们的梦。只是,那梦已远,不可及。   村里来了一群成年人。他们个个勇猛凶悍、杀气腾腾,手拿着木棍、铁棒、绳子,村东村西,叫嚣隳突,视狗为杀父仇人一般。棍影乱舞,大人叫小孩哭,狗声凄厉,黄土殷红。空气里,血腥味,弥漫四野。那天中午,我听见了杂乱的脚步声,刺耳的叫嚷声。欢欢出奇的安静,痴痴地,动也不动。我惊恐的要命:“欢欢,乖,听话,快藏起来,外面有一帮恶人。”欢欢望着我,可怜巴巴,任由我摆布它的前爪,后爪,尾巴,老实地呆在衣柜里。我把衣服盖在欢欢身上,又怕捂坏了它,把衣柜敞开了一条缝。   “你家有狗吗?”一个三十多岁丑陋的男人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右手握着拳头“没有。”“真的没有吗?”他从东屋走到西屋,贼眉鼠眼地打量着我和屋里的一切。滴答滴答,我听见了柜子上座钟钟摆的声音还有我咚咚的心跳声。终于,他们狐疑又失癫痫治好的几率多大望地走向别人家。   放出欢欢,我想笑又不敢笑,示意欢欢禁声,唯恐引狼入室。哈尔滨的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傍晚,放学回家,不见欢欢迎接,心中纳闷,妈妈头也不抬:“欢欢跑出去了。”我脑袋嗡的一声。   “欢欢……欢欢……”东寻西找,回答我的是自己的哭声和还有不知从谁家的卡带机里放出的歌声:   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   聪明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遗失了心爱的礼物   在风中寻找从清晨到日暮………   多年后,妈妈告诉我那年的那天下午,欢欢被他们吊在树上一顿乱棍打死了。妈妈偷偷地把欢欢埋在了河堤下。   欢欢没了,家里就再也没有养过狗。      五   人是一个特殊的物种,往往因对一个人好就对他身边的人好,因留恋某个消失的物种,看到其同类,就会触景生情,乃至“移情别恋”。   黑子,或许是它让我看到了欢欢的影子,找到了曾经年少的自己,黑子的故事每天都还在继续,我还要讲下去。   我到编辑部工作算算也近半年了,平时忙于文字之中,困于办公室内,对黑子的了解也是日积月累,一点一滴攒起来的。上班上楼之前,下班出院之前,看见黑子的时间大致如此。要想进一步了解黑子的光荣事迹,还得听我们于大爷来说说。   2015年大年初七刚上班的第一天,就听于大爷说,院里的消防栓冻裂了,如果不是黑子,恐怕要水漫大院,一路冰封了。   “大年初一,我吃完饭正看电视,黑子蜷在我脚下。猛然,黑子起身去外面汪汪个不停,奔回来又冲我汪汪两声,我没答理它,只当黑子瞎闹。它着急了,咬住我的裤腿,使劲拽着我往外走,莫非门外有人?出去一看,我的妈呀,不知哪里跑水了,水已到了脚腕子处。黑子跟着我找到了源头,原来是消防栓冻崩了,水正汩汩地流呢。我赶紧给郭主任打电话,不一会,他和小唐就都赶来了。真是万幸,发现的早啊,多亏有黑子。”   狗对于声音方向的辨别能力是人类的2倍,能分辨32个方向。晚上,它即使睡觉也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性,对1公里以内的声音都能分辨清楚。黑子真的是做到了我们应该做到的自觉性,觉悟性、学以致用的最高性。   于大爷对黑子现在更多的是一种依赖,一种疼爱,黑子也如是。   去年冬天的一场雪,让我看到了黑子的另一个闪光点。那天下班我正准备去车棚取车,于大爷正清理院内的积雪,积雪不多,堆成几个小雪堆。“于大爷,雪堆不大,出太阳就化了,您就别干了。”我有些心疼于大爷。“没事,待着也是待着,活动一下筋骨好。”说话空隙,黑子屁颠屁颠地跑到我跟前,用鼻子嗅了嗅我,像是在和我问好又像是道别,见我没理它又跑到于大爷身边,这时于大爷正用一废旧的编织袋盛放积雪,准备往东墙角运,黑子见状,赶紧张开它那突起的嘴,尖利的牙咬住了袋子的一边,使劲往外扯。谁知于大爷不领情:“乖,上一边玩去。”黑子不武汉看癫痫有哪些好医院听,忙个不停。多可爱的黑子啊。“于大爷,就让黑子帮着干吧,您看给它急的。”我和于大爷相视一笑,于大爷说这次它可是帮了倒忙,用的力不对啊。黑子仿佛知道做的不对,跑到一边看着于大爷,眼含愧色。于大爷接着说:“去年开春刮大风,把院里墙角的一扇铁门刮倒了,黑子看我费劲,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用头顶,嘿嘿,它也知道疼人呢!”   下午上班,我就把于大爷讲的说给同事们听,阿妍说:“黑子可真不简单呢,上周六我来单位取东西,它说什么也不让我上楼,一个劲地冲我叫唤,像不认识了我一样。于大爷过来把它关进了狗窝,我这才得以成功。”“真是奇怪,平时就没事,莫非黑子知道今天周末不上班,它也纳闷呢:别人都不来,你来作甚?”哈哈哈……   乖乖,黑子!      六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   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   黑子算是幸运的,因它遇到了善良的于大爷。而那些在外流浪的狗呢?   2014年5月,搬到新宅。傍晚遛弯时,随处可见抱着宠狗准备去购物的贵妇,或是让狗牵着走的中年绅士。   乖,听话,妈妈给你买爱吃的香肠。   乖,听话,地上的垃圾别过去舔。   角落里,一只卷毛的狮子狗远远地望着它的同类,渴望、恐惧,它不敢凑近,是自卑让它深深地隐藏自己。   不远处是没竣工的高层,那面隔墙周围堆放了垃圾,杂草不知什么时候疯长起来了,乱杂杂的,人迹少至。那条卷毛流浪狗倒是喜欢这里,墙一隅,成了它的家。我从南面的阳台时常能看见它,也偶尔看到一些好心人送些剩饭剩菜,包括我。   一天夜里,外面一声声刺耳的狗叫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仔细一听,这声音还有规律性。细辨方位,是从南面传来的。“这是谁家的狗,半夜出来吓人。”不会地震吧,曾听妈妈说过,1976年那场大地震发生之前,狗啊,鸡啊,都叫成一片。我不敢作声,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第二天,安然无恙,你这狗啊,没事,你瞎叫唤个啥嘛。   乖,今晚你可别叫了。   第一晚是个开始,自那夜后,都能听见狗的叫声。是那种撕心裂肺地叫,非要把喉咙叫破不可。   后来听邻居说,这条流浪狗生了几只小狗,趁着它离窝时,几个调皮的小男孩把这些小狗们抱走了。流浪狗回来就拼命地叫,围着窝转,这又满小区的去找。原来如此,我的心被揪了一下似地疼。作为母亲的它除了伤心,就是想尽快找回自己的孩子。再听到它的叫声,听着不厌烦了,倒是生出些许同情。   那一声声狗叫,原来是在呼唤自己的孩子,也是在谴责抱走小狗的男孩。失子之痛不分人畜。   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流浪狗的叫声了,城里的夜,也是静的。   听说它那每日每夜的叫声激怒了一个老男人,他用砖头结束了这个可怜“母亲”的命。   阿弥陀佛,愿菩萨原谅你。我除了气愤,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心里祈祷:乖,听话,愿你在那个国度平安终老。   狗,忠诚人类,看门护院,忠心耿耿,鞠躬尽瘁。一条狗能活到终老,真不件容易的事。   你若不喜欢狗,可以离它远一些,请不要伤害它们。   狗是有灵性的。我不迷信,但我信因果。   一日我梦见欢欢,我们同在一片蓝天下玩耍,它说:我愿做一个逗号,永生待在你的脚下……   我抚摸着它的头说:乖,听话! 共 499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