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微整形医生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纪实文学
荣把电话递给老公,差点乐出声来。“你……你……你才结巴呢!”曹正牙也没刷完,口水吐得满池子都是。   电话是表妹婉的,“哥,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个顾客,上午有时间吗?”   “好,领她过来吧,我在家呢。”   “怎么样,怎么样,叫我……说中了吧,回头客来了,媳……妇,把口罩给……给我带上。”   “你乐啥呀,不是说好了中午儿子领对象跟咱们见面吗?”   “没事,我快点下手,耽误不了事,西餐厅不是定好了吗。一会儿你先去,我打发完顾客,时间来得急。”   “那行,我先去,我提醒你啊,一会儿顾客来你少说话,磕磕巴巴的。”   荣从卫生间的晾衣架上扯过半湿不干的白大褂给老公穿上。看着老公的大胖脸,心里也美滋滋的,心说,这钱儿若是你的吧,啥时都跑不了。三周前,本来托朋友刘芳在新东方商场物色一个顾客,没想到半路叫妹妹琴给领她家去了,幸亏琴还算有点良心,帮她姐夫揽了个拉双眼皮的活。老公两刀下去,宰了今兰广告公司女老板8000多元。可是……荣想到这件事,就觉得心里有点不安,回头问老公:“诶,老公,你说婉妹真能把上次那个女的带来吗?”   “哪个呀,你一天神神叨叨的。”   “就是今兰广告公司叫兰兰的那个女老板,你在琴妹去给拉双眼皮那个。”   “你是说那个长的挺漂亮的姑娘啊?”   “啥漂亮姑娘,你别看见漂亮女的就迈不动步,姑娘姑娘的,她都40了。”   “谁……就迈不动步了!我说她这几天管保得到咱们这儿来。”   “你咋那么确定呢?”   “她不是跟咱家婉妹是闺密吗,遇到这事儿,婉妹不得往咱这领啊?”   “你咋知道这么清楚呢?”   “我咋知道的,我一年给婉妹那些钱,你以为我就白给她了?要不是你小心眼,说不定婉妹给咱拉回多少顾客呢。”   “老公,你这事儿做的是不是太损了点,本来那女的双眼皮一次就做成了,非要给人家留一刀。”   “切,那不都愿你儿子吗,非得要找一个大个、漂亮、白,结果找到了,人家又要楼、又要车的,我不多挣点钱,靠啥给他说媳妇。”   “那你就非得给人家重来一刀,不怕割坏了啊?做损!”   “你明白啥,一刀能挣多少钱,重来一刀叫修复,修复一刀等于新拉二刀,你别假装夫人之仁!”   “那如果你万一被她认出来呢?”   “那……那不可能,我戴上口罩……啊就……上哪儿认出来。”   “哼,你呀,往后这事儿少做点吧。万一碰上个厉害茬给你捅消协去,这碗饭你就别吃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你快去找个西餐馆,硬点点着,不差钱!”   “你自己在家能行啊?”荣上下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曹正身上这套“行头”,把口罩给他往上提了提,确定看不出来是谁了,这才下了楼,没忘回头嘱咐一句:“一会儿你少说话啊!”   “你……你……快去吧,磨磨叽叽地。”   在西餐馆门口,荣见儿子曹安先来了一步。问:“儿子,你怎么自己在这里,对象呢?”曹安一脸的无奈,“别说了,还不是怨我爸,说她的儿媳妇必须得是双眼皮,这不,化妆去了,让我先在这等着,说一会儿就来,我爸呢?”   “在家等顾客呢,一会儿就到。”   曹正从消毒柜里拿出器械盒,用酒精再次消遍毒,这时,婉儿领着她的闺密兰兰推门进来了。   “姐夫,这是我的闺密兰兰。”   “啊、你……你好!请坐!”   “姐夫,我跟你说,我这闺密吧,上个月在柳琴美容院,叫人给骗了,不知在哪给找个做损的微整形医生,给我闺密拉的双眼皮,你看,都过去三周了,才消肿;这还不说,两个眼睛做的还不一样,一高一低的。姐夫,你看能不能给修复?”   “来,你躺床上……我看看”。婉儿帮着兰兰拿着包,兰兰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哎呀,这是在哪儿给做的手术啊,这咋还一只……大……啊就一只……小呢?”   曹正这边开口说话,躺在床上的兰兰突然吃惊似的睁大眼睛坐起来,上下打量曹正。看样子,对这声音好像有点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医生戴着大口罩,只露两只眼睛,兰兰眉毛连皱了三四下,试探地问:“你是不是那天在柳琴美容院给我做微整形那个医生,声音这么像?”   “柳琴美荣院……微整形?我去那里干哈?我就在自己的微整形中心坐诊,哪……也不去。”   “哎呀,兰兰,你想啥呢,我姐夫家是正规微整形医院,哪也不能去的,上边管的可严了,你是认错人了吧?”   “是吗?”兰兰听婉这么一说,迟疑一下,“对了,您这里做修复要多少钱?”   “检查一下再说,我看如果不严重,用不了多少钱,四……五千元钱……足够了。”兰兰再次平稳的躺在床上。曹正暗暗捏了把汗,心想,今天多亏小姨子,到关键时刻真给解围啊!等这个整形做完了,一会吃西餐必须把婉带着。然而转念一想,又怕妻子荣不高兴,嗨,这老娘们儿,看的真紧!先把这个活做完再说吧。   一边想着美事,一边打开器械盘,刷地拽出一个小刀片。别看这医生说话结巴,可是拿刀的动作一点也不结巴。兰兰躺在床上,清楚的看到曹正拿刀的动作,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突然,把正要动刀的医生往旁边一推,一个翻身,从床上蹦到地下,异常惊恐的夺过婉手上自己的包,推门跑了出去。婉没料到兰兰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等反映过来出去追,兰兰己经开着自己的车,疾驰而去。   曹正开业以来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是那儿出问题了呢?”他实在想不出来。   空荡荡的房间里,曹正呆呆的看着手术刀发愣。眼看着到手的钱飞了,心情不免沮丧。这时手机又响了,是妻子荣打过来的,叫他马上到西餐馆,说儿子对象快到了。   20分钟后,在西餐厅礼仪小姐的引导下,曹正绅士般的西装革履来到二楼豪华大厅。此时未来的儿媳妇和女方的家人都已经等候在这里。曹正第一眼就看见儿子身边站着一位身材修直,亭亭玉立的姑娘。好漂亮的身材,咋有点眼熟?儿子曹安赶紧给父亲引见,“爸爸,这就是您未来的儿媳妇兰兰……”   “兰兰?”曹正眉头一皱,心说,“哪个兰兰?”再仔细打量,这姑娘见面怎么还戴着深颜色太阳镜?心想:“也许传说中的高、大、上都这样?”   兰兰十分有礼貌地上前半步,向未来的老公公行礼,“伯父好!”   “嗯,好……好!”   双方客人都介绍完之后,按宾主落座。今天曹正要在女方家人面前,好好摆摆谱,一定要安排在西餐厅招待,说这样才能显得咱们家庭有文化、有档次,与众不同。   服务员把红酒、水果、蔬菜、糕点、烧牛肉条都上齐了,又给每位客人都倒上了红酒。曹正开始尽地主之仪,彬彬有礼地站了起来,要发表致辞。清清嗓音,又看了眼戴着紫红色太阳镜的兰兰,仍然觉得这个姑娘好像有点面熟。来不及细想,端起酒杯,把前天晚上就背熟了的致酒辞在心里先默念一遍,不慌不忙的播音:各位亲爱的……朋友,兰……兰小姐、亲家,大家好……,欢迎各位光临,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到来,在这里,本人略备薄酒素菜,不成敬意……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   坐在身边的妻子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说,老公今天还真没听出来怎么结巴。   兰兰带头站起来鼓掌,客人也跟着一齐站起来鼓掌!   重新坐下,开始用餐。西餐厅的服务就是精细,在每位客人前边,分别放置一个精致的餐具盒,按规矩,要主人先动,客人才能动。   哈尔滨癫痫药物的副作用?武汉治愈癫痫病最好的方法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能够治好?儿童羊角风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