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绿野】马三奶和她的油条摊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文章
今天的天气超热,这在五月份以来可以说是最热的一天。人们都穿起来短袖,短裤,小孩子们只穿着背心裤衩,还都脸红流汗,都猫在屋里,只有下半晌才敢出来。三十度的高温,真让人受不了。   今年村里开始安装自来水,这个愿望已经盼了好久,村民们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今天刚过六点,我就急匆匆地来到中心街,等候安装自来水的工程队人员。七点我就要上班,他们是六点半到来,我生怕被别人家把安装人员领了去,耽误上班时间就麻烦了。乡村的早晨很安静,可是中心路口马三奶奶的油条摊子特别忙碌,声音喧嚷,有说有笑,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候购买爱吃的油条了。   现在乡村的生活水平一再提高,衣食住行都在向城市化看齐并且发展。 这乡下人的日子真是越过越好,也越过越懒了。早晨的炊烟都是稀稀薄薄的爬入云霄,再也看不见以前家家户户烟熏火燎的呛人的烟火味了。买上一斤油条,不过是四元钱,打上一碗豆腐脑也就是一元钱,几元钱就填饱了肚皮谁还去坐在灶坑前吹火烧锅叮叮当当的做饭呢?乡风在变,世风在变,乡下人不安分的梦想也在变!   早在二十多年前,这个小村庄没有柏油路,有的也是两三米宽的黄土飞扬的狭窄土路。而这家超市的前身就是,身材窈窕一个两间土房且房顶长满蒿草的小小杂货店。杂货店的一角也是这个炸油条的小摊子,摊主也是今天的马三奶,不过那时的马三奶年轻漂亮,梳着两个黑黝黝大辫子。尽管她的模样俊气笑脸挂腮边,热情如今,招揽生意很是地道,但那时生意还是冷冷清清极少人问津。五毛钱一斤的油条啊,能买回家二斤多面呢,谁舍得吃?也就是路过的,走亲戚串客的才会驻留称上一斤半斤的,但马三奶总说,挣钱不挣钱的起码挣个自己一家人吃饭也很知足了。   那年的寥落早已不复存在了,手指微弹,灰烬如蝶,时间被疾驰的马蹄踏过,谁都不问岁月的变迁,日子还在,村庄还在,但村庄已不是昨日的村庄了。马三奶奶一家四口人都在忙碌,三奶奶烧锅带称称,马三爷和女儿拉面扯油条下锅,他的儿子拿着很长的竹筷子翻动油锅里 的油条和“蛤蟆”。马三奶奶和三爷炸油条好多年了,他们的油条又酥又脆,颜色还透明,黄澄澄的亮晶晶的,老远就闻到一股香味。尤其是马三爷的女儿,炸“蛤蟆”特别在行,这也是整个县城里的有名小吃。就是先把油条面铺平,用手飞快地按动几下,均匀之后切成一巴掌宽的四方块,使劲地用手去拉四方块的四只角,这四个角蹬好之后,就是面“蛤蟆”的四条腿,非常像,这就是蛤蟆”皮。然后把“蛤蟆”皮下进滚烫的油锅,等到蛤蟆皮 稍微一起色,略显微黄,也就是五分熟,快速捞起,放进一个浅盘子里。等待稍凉,就用手撕开一个口子,迅速地把一个生鸡蛋倒进“蛤蟆”皮里,稍微捏匀鸡蛋后,在扔进滚烫的油锅,直到蛤蟆皮里面的鸡蛋熟透,再捞出来凉一凉,就可以吃了。   这炸蛤蟆可是功夫活,没有几年的功夫是学不到位的。既要好看,外观精致,还要内里的鸡蛋不老,不硬,生熟正好,这才是最到家的山东聊城一带的名小吃。这种小吃除了聊城这一带之外,也就是与河南搭界的地段有些地方还保留着这种民间风味。等你去了本省的别处,也就品尝不到了。   马三爷今年六十多了,虽然当了一辈子的小学教师兼校长,没出过什么笨重的庄稼力,但他的脊梁早就弯曲了。也不知道是和他小时候的贫困有关还是每天站在三尺讲台上累的,反正,身子骨好几年前就弯曲驼背了。马三爷是几十年前村里唯一上过高小的文化人,那时,哪家都很困难,吃用都不宽裕。马三爷兄弟四个,一个姐姐,就他一个人把书念了下来。马三爷经常说他上学的时候,每天跑路去离家十里地的镇上,背包里每天都带着一块窝窝头和老咸菜,这是他的中午饭。晚上放学在小跑回家,孤单单的,整个村里来回就他一个 ,可他从没有放弃,读完高小就被公社安排到了自己村里做小学教师。整个学校就他一个老师,后来扫文盲活动抓得很厉害,就又安排了两个民办教师,从此,这个村里就有了名副其实的学校----三间土房的教室。   马三爷早就退休了,现在的学校也搬迁至管理区,十几个村的学生都要去那里上学。现在的教学楼盖得和城里的设备没啥两样,条件也比原先好多了。就是有一样不方便,每家的家长都要骑车接送学生,弄得上学和放学 的时间,柏油路上都是电动车队伍,家长再忙也得放下活计,按点去接取送。现在的条件好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家家户户都买上一辆电动三轮车,带顶棚的那一种,即不冷也不热,孩子们享福,大人们接送也不受风吹雨打的罪了。   马三奶奶人很精明,稍瘦,但干净利落 ,嘴甜会说会道,总是把称称得高高的,由原来的杆子称也换成了今天的电子磅,方便,还不用算账,不累脑子又便捷。他们的两个孩子也争气,都不出门打工,但都各有自己挣钱的门路。女儿在镇上服装城上班,婆家是自己找的本村的一个非常老实的男孩,并且也有了一儿一女,日子很富裕舒畅。女婿很会看门道,挣钱有自己的经验。他购置了一台东风收割机和秋季翻地用的大拖拉机。每到麦季和秋季,就忙个不停,黑白地开车挣钱。村里人都学会了享受现成的,割麦子不用镰刀不用场院了,翻地不用牛拉犁了。播种更不用人工了。花俩钱一切搞定,粮食进家,人还不累。可比十几年前种地轻松多了。   马三奶的儿子也结了婚,有了女儿。他在本村开了一家电动车,摩托车修理铺,仗着一手好手艺,这生意,每天都红火,忙得不亦乐乎。 现在的人们有几个再骑自行车?都是电动车和摩托车。所以,马三奶的日子相当富裕,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拔尖户。平时,马三爷有一笔可观的退休金,马三奶还不时闲,每天早早起来和面,点火炸油条,这也是村里唯一的一户最讲究诚信油条摊子。现在的人们吃饭也讲究了,早晨油条,晚上还有来村里串乡卖豆浆豆腐脑的,每天早中晚三顿都有卖热馍馍的,只要你有钱,一顿饭都不用做,就擎现成的。这乡下人的日子,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几年前,马三奶收过一个徒弟,就是村里最贫穷的一户人家的儿子做徒弟。她的徒弟叫孟和,有二十多岁,没啥文化,但特别孝顺,是村里出了名的孝子。孟和的家境本就不富裕,有一年孟和的父亲得了胃癌晚期,按照村里的习俗,既然看不好的病,那就在家保守治疗,也就是等死,不在医院里花那个冤枉钱。可是,孟和与妻子都不同意,觉得父亲操劳一生,怎么也得看病住院,哪怕让老人家多活一个月也值得。于是,东借西凑的给父亲做化疗,直到父亲病死医院才回家发丧。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马三奶为了帮助孟和缓解一下经济困难,收他为徒,手把手交给他炸油条的手艺。   后来,孟和学成手艺之后,在村里的东头开起了油条摊,马三奶的油条摊在村西头,这样,村民们卖油条都很方便,尽管马三奶的收入少了些,但她高兴。觉得自己这一生做的事没吃。可是,不久,马三奶就发现有些不对劲,自己的油条摊日渐冷清,村西头的村民都去孟和的油条摊了。一开始,马三奶觉得这是好事,本来自己也打算要关门不干了,让给孟和做摊主也是自己的心愿。   可是,她也很纳闷,为啥孟和的油条颜色那么透明黄脆又好看呢?原来,孟和把马三奶的老手艺进行的加工改良。有原来的大铁锅烧劈柴的纯手工改为了煤气炉和不锈钢锅。还有就是孟和的油条面里加了明矾,而马三奶的油条是从不加明矾的。所以,孟和的油条又好看又直顺又美观又爽口。马三奶的老式油条自然就没人问津了。于是,就在马三奶准备关闭门户安享晚年时光的时候,村里突然出现了一件大事,就是县里食品安全局来抽查孟和的油条时,发现他家的油条明矾成分超标,已经造成有铅中毒的危害。立马被关闭整顿。这件事一出,村里就像炸了锅的马蜂窝,乱哄哄的议论纷纷。最后,大家好才豁然醒悟,还是马三奶家的油条最可靠啊!于是乎,在村民们的一再要求下,马三奶的油条摊继续开张,为村农民们服务至今。而马三奶再也没收徒弟。   马三奶经常对人说,做人要知足,更要讲诚信,有钱不张狂,没钱就努力,对得起良心才是最明智的。是啊,马三奶的油条摊虽小,却反映了村里人的变化,生活的变迁,日子的安逸。更何况有了咱党的这些富民好政策,咱百姓能不富裕能不安居乐业能不知足吗?地头田间那些晃动的戴着草帽的身影和叽叽喳喳的笑声,牵动着今天的红酒,咖啡,油条,豆浆,冰箱,彩电,空调,电脑以及与世界接轨的密语。这些伸手可及的幸福,我再次看见了生命的另一种征兆-----乡村繁华岁月的无边风情!      武汉治疗癫痫的公立医院男性癫痫可以结婚生子吗引起小儿癫痫的原因是什么?浙江哪里能治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