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南京之秋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青春幻想
摘要:朋友说,每一座城都是喧嚣的,但不是每座喧嚣的城都有一个心灵归宿的地方。而有幸,作为南京人,他很自豪。我承认,这种自豪是理所应当的。作为一个千年的古城,恍若喧嚣处自有清静地,恍若身在喧嚣,心在清静。 我去过很多地方,在很多城市的大街小巷里闲荡过。我喜欢很多地方,也喜欢在每一座城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像是无忧无虑的一个人,来到一页史海里,或起或落,但茫茫史海钩沉里,最喜欢的还属是南京。   或许是离自己所在的城市比较近的缘故,一有闲情,就带着相机往南京跑。朋友问我,是不是那座城里有一个你喜欢的男孩子?——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只有问朱自清笔下的古董铺子里了。看看我喜欢的那个男孩子,被遗留在了哪一个时代里。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但一定要说出喜欢的理由的话,我想,真相只有一个——就在这个莫大的古董铺子里。   “逛南京象逛古董铺子,到处都有些时代侵蚀的遗痕。你可以摩挲,可以凭吊,可以悠然遐想;想到六朝的兴废,王谢的风流,秦淮的艳迹。这些也许只是老调子,不过经过自家一番体贴,便不同了。所以我劝你上鸡鸣寺去,最好选一个微雨天或月夜。”   ——这是朱自清笔下的《南京》   我觉得说的实在是对。一个六朝古都,留给我们的东西实在是太多,遗留的或遗忘的永远都在这个古城里。过去或正发生的现在,永远都会给这个古城留下印记。你可以选择的历史的老调子,也可以选择文艺的新旋律…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城都里,无论怎样的形式,身体与灵魂竟然都在路上,都在南京——与朱先生一般,关于这座城,我来得有些唐突,甚至说是比较匆忙罢。曾是一夜秋雨,赶去秦淮,逢日而走于古城小巷,只能说是作为一个旅行者的印象,来描摹心中的这座城。或许,是因为暮秋了罢,古城的气息彷如是回去了历史的篇章中。   再一次,我又趁着暮秋,来到了南京。恍如唯有深秋,我与这座城才有着相遇,相见的缘分。   朱先生说去鸡鸣寺,选一个微雨天或月夜。我想,这样的调子是烂漫的。   如果说,去一趟鸡鸣寺,是需要一个缘的话,那么就趁着午后时光正好,梧桐叶落正好,杏叶黄得正好,就去趟紫金山吧。其实紫金山去过好几次,每次去的时候都是入秋的时候,这不能就对南京很熟悉,只是对紫金山倒是比较眷念。   昨日里,电话南京朋友的时候,就点名了要去看看那一排法国梧桐。蜿蜿蜒蜒的公路两旁,一米阳光,绿树从影,两排高大的梧桐林像是一个个骑士一般,穿着休闲,或是文艺,走在这里,总觉得时光不会老去。某一种幸福的调子,随着梧桐叶子摇曳,或姗姗落下,都是一个令人难忘的瞬间。   车子刚入紫金山南麓的那道梧桐树公路,我就迫不及待的让朋友把车子停在了一边。拿着相机,就奔了下去。突然觉得,原来看到幸福的画面,一个成年人也可以像一个孩子似的,在夏花里烂漫,在秋叶里翩舞,无忧无虑,或起或落,都是美的。   我的相机比较闲情,所有美得都落在了眼里。就那么轻轻的一眼,自然的秋色就被渲染在了树上,叶子上,公路上,甚至是行人的发梢上。也许正是撞上周末,天气也好,来散心的人还是比较多的。人们穿着的颜色,像是正是吻合这个深秋的味道。万丛绿黄中,几点鲜艳的颜色,让人忘却这是在秋里,是在梧桐树下。   说实话,我有些不舍得。   一座历史浓厚的城,原来在文化的熏陶下,还有这般渲染的柔情。   朱先生说,在南京他劝我们去鸡鸣寺走走,选一个微雨天或月夜。其实这样的选择正好的。所幸的是,中山陵中也有寺庙。虽不是鸡鸣寺,但青灯古佛,千年古刹,掩藏在一座深山里,总觉得远处的一缕禅音,旁晚时候的西霞晚钟,已然是在回忆里头。可惜这不是一个微雨天,也不是一个月夜,而是下午,太阳也在渐渐褪去的时候。   车子停在入口的广场的时候,我便孤身独往前去了灵谷寺。   寺庙的香火很好,来往的人比较多。但像我这样的一个行人,怕是就一个了吧。朋友在庙外候着我。我寻着老猫的步调,来到了一口满是残荷的水缸前。倒是我喜好的东西,虽是残荷横秋,但并不觉得这是一阵凄凉。相反的,我觉得这是重生。像是一排排的法国梧桐,见着叶落,我并无感到惆怅,因为这是生命的另一种重生,我们不必感到悲伤。   作为轻易悲伤的人类,叶子的内心,往往比我们更强大。尤其说,是在阵阵禅思里的这些残荷——枯了的叶子,腐朽的荷茎,早已谢幕的花瓣……整个水缸里,除了倒映的我还是个活物,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失去的希望,失去了生命。   好在,我不必因此悲伤,明年春天的时候,又是它们重生的夏天。比起它们,总觉得我们也该是生若夏花,死若秋叶,百转千回,一切不必太悲伤。   在庙里转悠的时候,我的步伐总是很慢,像是阳光洒落在地上的时候,我的影子都是慢慢地被透着的。上香拜佛的善男信女很多,而院子里的缕缕禅烟伴着缕缕禅香,或掠过我的鼻尖,或划过天空,或弥漫在寺庙的每一个角落里。灵谷寺不大,走个一圈,便知个大概,倘若慢慢细来,怕也是会待上半天。   这里是我第二次来,往上回一样,我只是看着,想着,并没有买柱香,去许什么愿。这不能说我对佛不敬,也不能说我对佛持有怀疑,只能说,我的禅心不够,表面功夫做了也只是羞耻。因此,我只好当自己是个俗人,而不是个修行者,只好抓着相机,扑捉寺庙里每一个角落。   有人的地方,总有生气,有佛的地方,想必也是有生灵。就连一棵古老的杏树都像是灵气似的,难关前面老猫引着路,我就这么不知不觉的丢下朋友,走了进来。抬首,整座灵谷寺都像是置身在梧桐林中,即便也藏着一些大樟树,枫树,但深林的清静,老庙的禅思,即便是离开了,也是一直回绕在耳畔。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这是我最喜欢的两句古诗。如果说,你寻了一个地方,有这么一座古寺,有山有鸟有水,几乎在寻常无几的时候,一种禅思,一缕禅音,令你脱口而出,那这便是个好地方。我不晓得灵谷寺算不算,但我想,如果此时正是一阵微雨天,或是月夜,便就是我想要的意境,而这里也就是个好地方了。但所幸的是,出了灵谷寺,便就是一片渲染的黄色,高大的梧桐林依旧是在我的眼里,我觉得这是一种邂逅。   倘若说,在一个古董铺子里,寻着秦淮的印记,那太香艳;寻着六朝古都,那太沉重;寻着时代的兴衰,有些悲伤;寻着王谢风流,有些牵强。既然活在当下,就得有个当下的样子。古董铺子不是平凡人可以闲荡着的,但一片梧桐林,一座庙,一片渲染的秋,恰好正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可抹去的印章——也许许多年以后,它也是古董铺子里的一员,而我们,也是。   从灵谷寺出来的时候,已是下午开始落日的时分了。不得不说,紫金山南麓太大,要走地方也很多。似乎每一个地方都是一种时代和历史的缩影。走马观花的匆匆,是一种不负责的辜负。这尤其是南京,这座六朝古都里,更是不容疏忽的。于是,我们仍是趁着阳光夹落树叶里,寻着路段的方向,走走停停,用佛家的话,就是一切随缘。   缘上了是缘,缘不上也是缘。   因此,我们遇见了无梁殿。   迈上石阶,我的步伐很慢,放眼望去,朋友的身影已远。我倒是不急,平日里的急性子唯有在深林里,才显得散漫。我觉得这是极好的,至少不会轻易的错失什么。无梁殿,不比灵谷寺。里头摆放的虽是一些烈士的蜡像,但往日供奉的无量佛似乎依旧是漫着掠影。一抹阳光洒来,外头的杏树,古老的墙砖,爬满灰尘的门窗,都像是充满生气,正气。   当然,我并没有在里面多走,更多是把时光留在了外头。   有些时候,我不太喜欢凭吊这些过去的往事,这不仅是沉重也是沉痛的。因此,来南京,我更是逼着自己忘却一些不好的过往。因为知道,沉痛背后,是一种生的力量。我应该看到美好,而不只是单单的沉落在悲伤里。因此,在无梁殿里来回走了一圈,便就匆匆出来了。当然,并没有抓起相机去拍什么,因为这是对已故去的人的一种尊重,更何况他们是英雄。   而本就是祭堂的无梁殿,更不应该当作个风花雪月的地方,拍拍风光,拍拍写意。相反的,只会是一种亵渎。   离开的时候,我在外头的窗前门前留下了一些掠影,不该说这就是尊重,当然至少它不是亵渎。而在我们从着无梁殿边上的小路离开的时候,夕阳已是挂在树梢。行人都渐渐离去,唯有瞧着几个僧侣闲情的走着,说着。   朋友说,每一座城都是喧嚣的,但不是每座喧嚣的城都有一个心灵归宿的地方。而有幸,作为南京人,他很自豪。我承认,这种自豪是理所应当的。作为一个千年的古城,恍若喧嚣处自有清静地,恍若身在喧嚣,心在清静。   这也难怪,南京是一座千年来都令君臣青睐的地方。   因此,史海钩沉的一页一页,历历在目。从而悲伤的是,它是一座悲伤的城;继而欣喜的是,它是一座欣喜的城。   南京,倘若来了,就得好好品味,哪怕是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不可匆匆而过。这是对你,也是对南京,一种不曾有的珍惜与不辜负。   武汉癫痫去哪治疗泸州哪里有治疗癫痫的院羊癫疯用什么办法治疗好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