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三月,我寻找四叶的幸运草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全集
无破坏:无 阅读:1608发表时间:2018-02-28 07:51:07    春天终于来了,虽然高山顶和阴面的山脊还积着冰雪,可中午温暖的阳光足叫爱炫耀的女孩穿上短毛裙,给灰色单调的城市增加了许多靓丽,向阳的山坡上的麦田开始染上绿绿的春意,灰黑色的树枝上一已经有一丁点绿意,各种野草也开始顽强的从荒草丛中探出头来,挺出三两瓣嫩绿的叶子,毕竟春天的脚步来到了身边。双休日,我抛开一切生活的琐事,远离喧嚣的城市,回到老家,走进原野,看见几个农村妇女,在有些嫩绿的山坡上采摘苜蓿,我的心情也溢满了绿意。紧走几步,俯下身来,触摸着一枚枚嫩绿的,胖乎乎的胚芽,我感到了一种亲切,一种幸福,一种久违的感觉,童年的光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苜蓿,学名苜蓿草,又叫幸运草,北方极普通的一种矮小的草本植物,每一根细茎上一般只有三片叶子,叶形呈心形状,呈浓绿色,叶心较深色的部分亦是心形,开一种象征幸福吉祥的紫色的小花,每年春分前后就开始发芽,四月开花,六月开始结籽。西方传说中,把苜蓿叫幸运草,说是亚当、夏娃从伊甸园带到人间的礼物;也有人说把苜蓿叫幸运草之名是源自拿破伦,一次他行军路过一片草原时,发现一株四叶草,感到非常奇特,俯身摘下时,刚好避过向他射来的子弹,逃过一劫,从此三叶草便被成为幸运的象征。人们给苜蓿的都每片叶子赋予着不同的含义,当中包含了人生梦寐以求的四样东西:名誉、财富、爱情及健康,若能找到有4瓣叶片的苜蓿草,就能得到幸福。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粮食不够吃,人们只能挖些野菜和苜蓿来填饱肚子,因为苜蓿可比野菜树皮草根好吃多,苜蓿芽也成了春季填饱人们肚子的必需品。春分前后,就去掐点苜蓿,在开水中煮熟,撒些盐,浇点醋,用手一攥成疙瘩便塞进嘴里吃。那时是没有多余的油盐来精心调治的。但大多是把苜蓿和面粉做成的苜蓿团子,上学时带上,作为充饥的最好便当。再就是吃玉米珍珍糁饭,凉拌苜蓿是最好的下饭菜,除了煮熟,用凉水漂凉,盛到碟子里,上面撒些葱末和辣末及蒜瓣,把烧热的油往上一浇,香味便四散开来,惹得人忍不住咽口水,因为那时是分配制,一年队里分不上几斤油的,没有多余的油盐来精心调治的苜蓿菜的。所以很少吃上这样的苜蓿菜的。母亲只能精打细算,平时偷偷攒点清油,到过年时,才能让我家锅里油啦啦的,因为平日里是难得一见油星的。要吃上一顿上好的苜蓿菜,竟成了一种奢望。   还记得在农业学大寨的时代,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行一次“忆苦思甜”,就吃一些没有油盐的开水煮野菜或苜蓿,让人们不忘阶级苦,牢记阶级恨,尽管那时对阶级的概念,只停留在台上贫下中农对以前地主的控诉和揭发上,但我的肚子却真的让我对那些专门用这种饭菜我那时正在上小学,也正值长身体的时候,每吃一次“忆苦饭”胃里就格外难受,痉挛疼痛,还忍不住吐酸水,那个难受,每每想起来,就不由得满含泪水。   其实,苜蓿原本是来喂队里的牲口的,苜蓿长长北京那家医院看癫痫最好后,生产队会派人专门看管,那时,我只有十来岁,因为家里养着要缴的任务猪,而拔猪草的任务就是我们放学后的头等大事,有时就跟上大一点的孩子去偷生产队的苜蓿,我们会学着电影里侦察兵的样子,或者学着游击队对付日本鬼子的花招,把偷苜蓿的孩子分成两拨,一队在西,一队在东,如果看苜蓿的老汉驱赶西面偷苜蓿的,东面的就大胆的偷个痛快,等看苜蓿的发现了东面有人偷赶过来驱赶,西面的杀个“回马枪”也偷个痛快,那时,我们胆大、手快,颇有点功夫,几分钟就揪满一蓝子苜蓿,而且在被追的时候,三米高的土崖也敢跳,而臂弯里挎着篮子的苜蓿也不会洒落,有时也会被埋伏在草丛中的看苜蓿的老汉捉个正着,少不了一顿打,但依旧屡教不改,毕竟偷苜蓿要比满地里拔猪草要来的黄冈的癫痫医院快,也更有挑战性和乐趣性。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再不用为饿肚子而发愁,但由于耕地减少的原因,没人专门种植苜蓿,城郊很少有大块的苜蓿地,苜蓿便成了稀奇,因为苜蓿有"牧草之王"之称,它的维他命K的含量最高,特别是维他命A含量和胡萝卜相差极微,维他命C超过白萝卜二三倍以上,这些营养成分都超过菠菜。并有利五脏,洗脾胃间邪之热气,通小肠之热毒的功效。注重营养均衡的人把苜蓿视为上品蔬菜,北方各省,癫痫大发作应该怎么急救每逢上市季节,家家户户都把它当作家常蔬菜,苜蓿的吃法,当然以新鲜为最佳,而且味亦隽美,时下的城里人,每逢春天,便把苜蓿当成一年最早吃的一种蔬菜,因为它完全是野生野长的绿色食品,而且没有农药之嫌,于是花上几块钱,从勤快的农村妇女手中买来,用开水煮过,撒上葱蒜末,再用精盐清油味精等作料精心调治过,吃起来也是满可口。吃苜蓿菜竟成了一种时尚,一种保健,一种流行色。都说生于六七十年代的人,是一批有点高傲有点自卑的人;一批有过崇高理想的人;一批喜欢怀旧的人;一批开始祭奠青春的人;可我每次吃苜蓿,我竟有些酸楚,我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到底苜蓿有没有西方人所说的幸运,只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才会体会幸福的真谛,凭借苜蓿菜走过艰难岁月的人,是否对苜蓿有一种感恩的心。   春天渲染着我,苜蓿亲昵着我,我索性坐在苜蓿地里,坐在三月的怀中,好像是坐在母亲的怀里,闻着土地清新的味道,沐浴阳光向下洒落新生的希望,听生命发芽的声音,心里也装满了整个春天,用温暖融化心底的幽暗,我不用去想人世间恩恩怨怨,荣辱沉浮,不用去羡慕别人的幸福,一切都会在三月发芽,一切都会在三月成长,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三月的蓬发,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人们对幸福的追求,今天比昨天好,明天会比今天好,珍惜自己现在拥有的幸福,怀着感恩的心对待万物,天会更蓝,水会更清,人也会更亲。   吃着苜蓿长大的人是幸运的,怀念苜蓿的人是幸福的,即便是没找到四叶的幸运草,但拥有一个阳光的三月,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不就是一个拥有幸福的人吗? 共 22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