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家国天下】香港,拿什么来爱你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丝路风情
无破坏:无 阅读:837发表时间:2018-10-11 12:06:19    进入香港,那些摩天大楼,那些奢侈品,那些美食与美景,一股脑地涌来。   喜欢香港吗?不喜欢香港吗?   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那些直插伊春癫痫病小发作的处理云霄的高楼挡住了我头顶的天空,那些貌似庞大实如蜗居的酒店,时不时地让我心里忽然就烦躁起来。   团队里,不止一个人羡慕香港,羡慕香港想去哪个国家去哪个国家;羡慕香港各种国际名牌云集而且免税,羡慕香港高楼林立大都市气派……   这些其实都不足以令我心动,对于我,拿什么来爱香港呢?   其实我心动的,是每年七月举办的香港书展上,那些一直在书海里涌流不息的人群。我沉醉的是:偌大的展区,几百个摊位,看不到杂乱,更没有喧哗。   那么多的人流,都涌向了静谧。   那是书籍弥散的静谧。   香港人之爱读书,从这里可以窥见。   许多香港人反反复复来书展,带孩子的中年人、中小学生以及二三十岁的青年居多,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们拖着拉杆箱,背着布袋,在香港会展中心周边,在车站,在天桥,在斑马线上,排着长队,形成一股股溪流,静静地流淌着,流进展馆。然后排着长队上扶梯,星星般散落在浩瀚的书籍里。那是香港一大街景。   那么美丽的街景。   书香萦绕,徜徉书展时,我真的嗅到。   热爱读书的人,正卷起风潮。   七天展期,人流量每天都在300万以上。   去书展,成为香港人的一个生活主题,天天重复,而不厌倦。在香港,这是人们必来的一个节日,不来是人生憾事。   全球近30个国家和地区、超过580家参展商精心准备的出版物,都在展厅里汇集,这书山书海,如此浩瀚,随着人流起伏,涌动。   展厅里同时举办600多场文化活动,龙应台等名作家都来开讲,也像一块块精神食粮,吸引了人们络绎不绝地来。   这一次的香港书展,主题是“从香港阅读世界·一读钟情”。   与书“谈恋爱”。多么切中人心之痒。爱书,乃恒久之爱。书给佳木斯癫痫病新的治疗方法人的慰藉,超越时间与空间,一遍遍刷新人们的精神领空。   一个带着七八岁孩子的女人,选了很多书,装在拉杆箱里。她告诉我,每年香港书展她都要来,选一些书,可看一年。她那么说着,我暗暗羡慕着。   一位姓张的女子,也是天天都来书展,中国内地书展团有七百多平方米的展台,参展图书约1.5万种。她兴奋,天天来。还去新疆展位好几次,光是新疆图书已经累计买了1000多元港币,包括文字书籍以及摄影集。她一个劲地问新疆展位还上不上新书,新疆图书还来不来香港展出?对新疆图书的热爱溢于言表。我问她为何这么关注新疆?她说前些年去过新疆,走过那里的丝绸之路,所以看到这些新疆图书也感到格外亲切,不知不觉就买了很多。我被她的情绪感染,不禁细细地看了看她,她穿着长款红花衣,一条围巾绕颈围过,显得她也具有了些许新疆风情。我说了我对她的这个印象,她听了开心地笑,说已经有很多人这么说,而她就是喜欢这种装扮。   在香港遇见热爱新疆的人,我心里也是喜悦万分。当然,热爱新疆的香港人,不止她一个。   那个已经70多岁的老者,也是热爱新疆的香港人,他曾经先后5次来新疆,自2001年起在洛浦县、托克逊县和乌鲁木齐县捐建了三所小学,他对我说:“我对新疆怀有深厚情感,我买了一些新疆少数民族读物,想学习他们的文字,了解他们的文化。”   古稀之年还有如此断文识字梦想……我望着这位浑身充满书卷气息的长辈,心里充满敬意,并感觉自惭形秽。   望着这一切,新疆图书展团的干部对我说,他参加过德国、英国、澳大利亚、美国等国际书展,从未见到过如香港读者痴爱书籍的盛况,这盛况如此强烈地震撼了他。   爱书,仿佛恋爱。在香港,我亲眼见了。写字的人,若是见了,必会在写作的时候多一些慎重,在出书的时候多一分庆幸。因为有着这么多痴迷于读书的人,在等着读。   香港因史上盛产香木而得名,因极度繁华而有“东方之珠”美誉。貌似遍地奢靡的香港,曾被指为“文化沙漠”,缺乏精神追求山东有没有专业癫痫医院。从这堪称亚洲文化盛事的香港书展26年经久不衰来看,其实不然。今有书香飘溢,这份量,给那些轻飘飘的香风添了许多定力,人不至于被吹得不着边际,失了根基。   什么时候,这股爱书风潮刮向中国每一块土地,也会有多一些的静谧,生长出来。   阅读世界,何尝不是生而为人的必修功课?香港,有了这样一些情怀的关联,让我感觉到它从疏离变得亲切了许多。   在香港,还有一个惊喜,等着我。   我与失去联系的大学同学英见了面。她的工作单位离我住的酒店也就一站地。当我们相互对视,然后嘻嘻笑着,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四年同窗情就一点点回流而来。   头次她约见我吃了饭。过了两天,她又带我去了太平山。带路,买票,占座,一次次提醒我注意这儿那儿的,我忽然就感觉出这位在班上以“大家闺秀”闻名的女同学细致周到的一面,那种温暖与体贴,是这大学时代的同学分离漫长岁月后传递给我的,竟令我忽地有了眩晕感。   我俩沿着太平山徒步大道慢慢走,慢慢聊,不知不觉绕山走了一大圈。湿热的香港,在这山的庇荫下,在葱茏的树影里,变得清凉,美妙。一些回忆,一些感悟,就在我俩的漫步里,在绕山的弯道上,一点点地深刻起来。   她想起当年,高考时如何几个月熬夜背书终于考上大学,我也就体味到了自己那些日子里晨昏颠倒的奋战。那个年代和现在的高考没有什么不同,所不同的是录取率只有百分之一,只有那些一直勤奋地跑的孩子,才有可能冲进分数线。我俩就叹息着,仰头看看正在路口等我们的开花的树,细端详花朵嫣红,貌似牡丹,一簇花蕊长长地垂下,仿佛流苏一般,很是迷人。英也不知花名。就像我俩,虽世人不知,也在努力开花。她在一家国企,北京与香港两地工作,不用细想,重庆治疗女性癫痫哪里最正规也能想像得到她其实也在克服常人所没有的艰辛。无意中听她讲,香港寸土寸金,她的家只能一人转开,即便亲戚来,也得住酒店。而我依稀记得学生时代去她家做客,她身穿一件黑色金丝绒衣服,宽袖口,款款地为我们倒茶,头微颔,依稀翘着兰花指,那番味道透着优雅,那是当时令我新鲜甚至陌生的味道,以至于每每想起犹有余味。这番情形英已记不起。   一路走,竟是惬意袭来,一些馨香从心里泛出。   她说,那时候中学时代绝对是男女授受不亲,界限分明,我的眼前就浮现出我与男同桌中间划了一道深深刻痕,谁也不许逾越,逾越者必会遭白眼甚至呵斥甚至你打我一拳,我捣你一胳膊肘……青春期的我们被家长、学校“教育”而视“早恋”如洪水猛兽。   她说,大学时代不允许谈恋爱越轨,有同学若公然有亲昵举止必遭侧目非议。我也就想起一次学生大会校长点名通报批评某系某学生有逾矩行为,引起一片哗然。这是坏人!我们在心里加深了这个刻度。   英又说,而一旦大学毕业,家长就开始往外轰你:快快结婚嫁人!仿佛一直不教如何游泳却一把推入水中……我听了,那一刻也有了溺水的惶恐。   孰不知不出几年大学校园安全套见惯不怪,又过几年在读大学生结婚都已合法化……   那是成长之痛。此刻被我俩说起,成了我俩的痛。我们的智慧就在痛之中增长。对孩子,千万不要这么做了。这是我们的共识。   花季女孩时,我们从未这么走过,这么聊过。现在,从青涩走到了成熟,我们在心智碰撞里击出火花。不是山上这些路遇的人,或牵着狗,或拄着杖,或三两成群,或一人独行。我们大学四年同窗,在未有交集的漫长时光里,各自活在各自天地,却在机缘闪现的此刻,将一些人生的滋味彼此分享,因共同经历一段时光,而产生更多共鸣。   我们嘻嘻地笑,又说些大学时代趣事。我虽与英同窗时不在一个宿舍,没有过多接触,却一直钦佩她那种为人姿态:不屈己,不干人。   我们相约要在不知何时的相聚时,彼此搀扶着走……   翻阅书籍,我们从书页里看世界,体会我们不曾体会的或者已经有过的人生感觉,与友倾谈,我们从经历里说感悟,同样感到直击要害,心里一激灵,共鸣响了很久而不息。   在香港一周,我参会,采访,写稿,与同伴观景、购物,打仗一样忙碌。   这短短的时光里,我拿什么来爱香港呢?   沉吟良久,香港刻在我记忆里的,既不是那些令人眼睛一亮的奢侈品,灯红酒绿的夜景,也不是印尼咖喱饭、迪斯尼乐园,而是浸在这些背景里的人,他们的情感丝丝缕缕,或弱或强,或明或暗,都与香港的记忆勾连起来,使得香港不再是大都市拒人千里之外的繁华奢靡,而是有了温情与韵致、带了质朴与真诚的一处风景。 共 32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