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星火】因爱重生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诗
“咱们离婚吧。”小雅看着启明正收拾衣服,淡淡的说。   “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我保证不跟她来往了,以后也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何况我还是爱你的。”启明抬起头看了一眼小雅。   “爱我?鬼才信你的话呢!”启明的一番表白更激起了小雅的愤怒。   “要不是被我发现,你现在还不定在哪快活呢!”小雅接着说。   “你……”小雅的嘲讽噎得启明一时无语,目前的情况是无论小雅说什么,他都没理由反驳。谁让自己有愧与她!只要不离婚,一切就都有缓和余地,否则就可能断送几年的感情,这是他不愿看到也不愿接受的。      “叮铃铃……”客厅的电话响过不停。   “谁这么讨厌?”小雅嘟囔着移动身子。启明也向外张望。这时候,最怕那个女人来电话。   “找一下启明。我是他领导。”电话里是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   “找你的。”小雅拿电话的手停在半空。   “哦,来了。”启明赶紧放下手里的衣服跑出屋子。   “什么时候出发都等你呢。”电话那头在催。   “马上到。”启明回答。   “领导让出差,可能要一星期才能回来。”放下电话,启明将脸转向小雅。   小雅毫无反应。这是启明预料中的事。   启明想:不过这趟出差正好可以冲淡一下小雅的怨气,说不定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一切都会成为过去,这也正是他极力向领导争取这次出差机会的根本所在。      “这是我写地离婚协议,签字吧。”一星期后,当启明走进家门时,小雅递过来一张写满字的信纸。看来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小雅并没有原谅他!   “你真的要离?”启明拿着那一纸协议问。   “真的。”小雅肯定的回答。   “难道一点机会也不给我吗?”启明有点不甘心。七年的感情,三年的婚姻,难道就这样结束了?那样的话这个负心的骂名母猪疯病能治好吗也许会伴随他一辈子,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小雅,你还是好好想想,千万别冲动。”启明一边劝小雅一边给她的母亲打了电话。   “小雅,你可要想清楚,离婚可不是什么好事,可不敢赶这个时髦。”在没弄清原因之前,小雅的妈妈当着启明的面做起了小雅的工作。   “妈,你别劝我,谁让他先对不起我呢……”到了这个地步,她只好向母亲坦陈了一切。   “可是,你们认识这么久,你又那么爱他,万一以后后悔了,那……”听完小雅的叙述,母亲沉默了半晌。紧接就着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虽然知道母亲的担忧不无道理。但是,对于小雅来说,心里的伤害已经造成。   “我真的不想和他过了。”小雅使劲用手指捏了一下额头,后又捂着脸啜泣起来。   “只要你想好了,那就按你说的办吧。”看小雅这么坚决,母亲也不能多说什么。      因为没有孩子,离婚手续办起来相当顺利。无论小雅如何强调,启明也还是只身一人搬离了他们曾经的家。当初热闹的小屋一时间变得死一般沉寂,这让小雅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因此,她便于此日回了母亲家。   让启明始料不及的是,在他们离婚后一星期,从小雅家突然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小雅自杀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震得启明全身发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小雅会走上绝路。离婚的时候她的表现是那么果断,那么强势,何以会在离婚以后选择自杀呢?启明想不明白。   “你能不能来医院一趟,她还正在抢救呢!看在你们以前的份上,来看看她吧!”电话里,小雅的母亲带着很重的哭腔。   “好的,我一会就到。”放下电话,启明向领导请了假。随后直奔医院……   启明到医院的时候,小雅正在急救室抢救。   “什么时候发现的?”急救室门口,启明小声询问着小雅的母亲。   “刚发现的。医生说,再迟来一会儿……可能就……没命了!”小雅的母亲哽咽着说。   “之前没发现有不对的地方吗?”启明问。   “昨天上午,她说要和同事一块去外面玩两天,我一想,出去散散心也许对她有好处,也就没多想。今天上午,本来是打算收拾一下你们住过的那间房子,谁知一进门却发现她倒在客厅,满屋都是刺鼻的煤气味。再一看门窗紧闭,估计可能是煤气中毒了,就打了120。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挺过来。”小雅母亲颤抖着说。   “谁是家属?”这时候,一名医生从紧闭的房门里探出了头。   “我,我是她妈,我女儿现在怎么样了?”小雅的母亲眼泪婆娑的站到了医生面前。   “情况非常糟糕。因为拖的时间太久,加上吸入的毒气太多,虽然经过抢救暂时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病毒已经浸入了脑细胞……”   “那会怎么样?”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启明就连忙问道。   “就算保住命,也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医生惋惜地说。   “啊!不,不,医生,医生,求求你,救救她,救救我女儿,她还年轻……”闻听此言,小雅的母亲几乎快要给医生跪下去了。   “你是说她有可能永远也醒过不来了?”启明用手扶住岳母,急切地问。其实,此时此刻,他的震惊不亚于小雅的母亲。   “从纯医学的角度看应该是这个道理,不过临床上也出现过唤醒的病例。只是,这不但需要家人的密切配合,还要有足够的财力支持。”医生的话就像判决书,彻底摧毁了小雅母亲的最后一点心理防线。   “我的孩子……”一声绝望的呼喊之后,小雅母亲晕倒在了地上!   “妈,妈,你一定要挺住啊!要挺住啊!妹妹还要你照顾呢……”小雅的哥哥用手扶住了母亲,他是闻讯后才刚刚赶来医院。   “医生,请你别耽误,一定救救我妹妹,药费的事我们自己想办法。”小雅的哥哥恳求着医生。   “你放心,我们会尽力的。”医生回答。      第二天下午,小雅身上插满管子,被转入了特护病房。母亲开始寸步不离的守护在她的病床前,跟她聊天,和她说话。哥哥也带来了他的mp3,希望音乐能唤起她的知觉。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一个多月的跟踪治疗和亲情呼唤,小雅竟然奇迹般地睁开了眼睛。   小雅醒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启明正在单位加班。   “你能不能来看看她,就算我求你了。”小雅的母亲在电话里一再要求并几度哽咽,这让启明多少有点不忍。启明想着,要说这么多年小雅的母亲待他不薄,就算看在她的面上也应去医院看看。启明急忙忙就进了领导办公室。   “小雅醒了,我去看看。”   “好好,你能这样想就对了,说明你还有点良心。给你几天假,好好陪陪小雅,对她的恢复有好处。”领导倒是善解人意,怎奈此时启明的心中已经起了褶皱,对领导的关心也只含糊的应了一声,就消失在了街心。      启明他再次站在小雅的病床前时,内心极其复杂:一方面他希望小雅能早点清醒过来;另一方面又怕小雅的母亲借故留下自己。因此,守在床边的启明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好在,小雅不能说话,身体也毫无知觉。否则,他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曾经看了十年的这个女人。   启明连续守候了几天。可惜,小雅的状态依然如故。启明开始有些烦了:照理说俩人已经离婚,他是没有义务再留下来照顾她的!有了这样的想法后,启明来医院的脚步就明显慢下来了。   “如果你还觉得你们有感情,就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来看看她,让她尽快好起来;如果只是可怜我妹妹,那你就别来了,免得耽误你时间。”那天,启明很晚才去医院,刚进病房就遭到了小雅表姐的一顿数落。对此,启明选择了沉默。因为说到底是他有错在先。但也就从那天以后,启明就再也没有踏进医院半步。   “启明,亏得我姨一直拿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到头来你不但背叛了小雅,就连她躺在病床上让你帮忙照顾几天你也不肯,这你也太绝情了吧?”表姐在电话里斥责着启明。但,启明依旧没有出现。      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和花光了二十多万人民币之后,奇迹终于出现了:小雅不但恢复了部分语言功能而且手脚也开始有了知觉。   “这是相当好的结果了,以后只要加强锻炼,应该完全可以得到进一步改善。”医生的话犹如一针强心剂,给小雅一家原本毫无希望的生活带来了一丝曙光。   接下来的日子,为了方便照顾她,母亲径直把她从医院接回了家。为了加强营养,母亲每天天还未亮就会去早市买一些新鲜的蔬菜回家,再做上一碗可口的饭菜端到她跟前。而哥哥则不厌其烦的督促,甚至陪着她进行康复训练;不光是训练四肢上,还包括和人交谈。但是在这期间,启明一次也没来过。听表姐说,他似乎已经开始了另一段恋情,而对象却并不是她以前怀疑的那个女人。   “……”   闻听此言,她一时泪流满面。   “你现在该明白,有些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表姐说着,用手帕帮她摖干了眼泪。   “再说了,当初是你自己不听劝阻非要放弃婚姻。既然如此,你干嘛又要寻死?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不但害了自己,也连累了亲人……”表姐继续说道。   “姐,你别说了!我都后悔死了!”她打断了表姐的话,带着满腹心酸说道。   “现在知道后悔了?你不觉得晚了点吗?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再看看你妈头上多出来的那些白头发,还有瘦了一大圈的大哥,难道不觉得自己很残忍吗?”表姐说起话来毫不留情。   “姐,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做错了!”她对表姐说。然后,向她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训炼,争取早点恢复。   “练,练,你能练到跟从前一样利索吗?”表姐生气道。   “你说,要是你不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那该怎么办?你才三十几岁,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妈总不能陪你一辈子吧?”表姐的话像一击重锤敲,狠狠地敲在小雅心上。   “姐……”此时此刻,除了这一声姐,小雅真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懊悔。是啊,表姐说得没错,谁让自己一时糊涂干下这样的蠢事,现在不但连累了家人也害苦了自己。小雅低着头,任眼泪在眼圈中打着转: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他吗?还是她?或者,是那个被她认为是第三者的女人?亦或是……   “小雅,对不起啊,姐不是要说你,是……是为你不值,知道吗?”见她默默落泪,表姐心疼得拍了拍她的手。   “我明白,姐。经过这件事,我一定会重新反省自己,也会好好珍惜现在这一切。”她强笑着说。   “你是应该好好珍惜。你看,为了唤醒你,姨妈几乎天天陪在你身边。还有大哥大嫂,他们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代替姨妈在医院里守着你。还有,你妈存了一辈子的积蓄也……”   “姐,你别说了!别说了!”小雅打断了表姐的话。   “是我……对不起他们,是我连累了他们。”她边哭边说。   “不,小雅,这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你要坚强起来,要振作起来,知道吗?”表姐握着她的手,轻声的安慰说。      又过了几个月,小雅的身体才基本恢复得差不多了;虽然有时说话还不甚利索,走路也还不稳当,但起码生活可以自理了。直到这时候北京的癫痫医院哪家靠谱,全家人悬着的心才算是彻底落地。   “妈,弟,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的坚持,我恐怕就……”站在落地窗前,望着楼下花圃里郁郁葱葱的花草,小雅伤感地说。但她心里,却分明被一股暖流包围着。   “姐,你说什么呢,咱们再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啊!”弟弟说着,也走到了窗前。   “是啊,你是我的女儿,我能不管吗?”母亲也走了过来。   “妈,在那样的情况下……谁都会犹豫的。”   “不!不会的!小雅,生死关头,我相信没有哪个父母会轻易放弃的。”   或许母亲说的是对的吧。小雅冲母亲笑了笑。就在这时候,客厅的电应该如何诊断癫痫病话忽然响了。   “谁啊?”母亲自语着走到了电话机旁。一接,原来是启明打来的。   “他?他打电话来干什么?”听说是启明打来的电话,小雅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   “启明啊,你打电话来是……有事吗?”母亲在电话里问。完了,用手摁下了免提。   “妈,听说小雅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是吗?”电话另一头,启明的声音听起来还像以前那么温柔。小雅一时间有些恍惚。   “妈,我前几天收拾屋子,发现小雅有东西落下了,想问问她还要不要?”终于,启明说出了他要说的话。   “是……什么?”小雅走过去,拿起了话筒。   “是……是小雅吗?”电话那头,启明小心翼翼地问。小雅轻声了“嗯”了一下。   “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以前咱们在一起的时候做的一些手工……”   “你等着,我来取。”启明的话还没说完,小雅就打断了他。   “姐,你要干什么去?”见她一放下电话就朝门外走,弟弟忙拦住了她。   “我去取些东西,一会就回来。”小雅说完绕过弟弟就要朝外走。   “小雅,要不妈去帮你取回来吧。”母亲边说边走到了她身边。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小雅冲母亲笑了笑,径直开门走了出去。      启明自从给小雅打完电话以后,他就一直看着书桌上那两个正在亲嘴的小人发呆:那是他们刚刚确定关系后,一次去外地旅行时,在当地一家陶艺馆共同完成的。当时,小雅坐在小凳子上,他在她背后,俩人手叠手一起做了这个作为纪念。记得那时,她在他眼里是那么温柔而多情,让他由不得想去爱她,护她。甚至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送给她,只是为了博她一笑。 共 948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