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舞】岁月静走,愿你安好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网游小说
摘要:她总是微笑着,乐观着,在她的身上找不到丝毫怨妇的情节,更找不出因穷困所折射出来的自卑和胆怯,她给我们,给所有人一种热情,积极,一种正能量。    回娘家的车上,无意识向车窗外一看,冷不丁的发现那漫山遍野的红叶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树枝在风中摇曳,殊不知上月回家的时候,还红叶遍山,如今才一月之久,那些暖红就不见了,只剩下灰扑扑的山,光秃秃的枝,原来再美的景也斗不过时间啊!   和母亲坐在炉火旁,问及母亲今年多少岁了。她说七十,可姐姐接口过去就说:“你还七十啊,早就七十二了!”听到姐姐的话,母亲赶紧低下了头,流露出一种不好意思和无奈,于是,我给姐姐使了个眼色,我说:“母亲本来就才七十啊,医生不是说她的骨头才四十岁的人吗?”这下母亲可高兴了,接着我的话说:“是啊,是啊,那几个给我做手术的医生都说我的骨头硬朗着,相当于四十岁的人,还很年轻。看到母亲高兴地说着,我却有些难过了,我知道母亲不想老去,更不想过早的离开我们,尽管她用尽了全部的爱给我们,但她总觉得还不够,还没有更好的心疼自己的儿孙。可触摸她长满茧的双手,看着她挪不动的双腿,加之每天必须吃的大量药丸,我知道母亲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了。所以,有时间的时候,我尽量都待在母亲身边,听她唠叨,和她说话,我一直以为,对于老人来说,与其是等他们离开之后伤心流泪,不如在他们在生的时候好好孝敬,这样就算是老人离开了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愧疚。   不知道怎么了,每次说到母亲,我就会滔滔不绝,很多的情景扑面而来,很多情感顷刻泻于指尖。但此时充溢着我脑海的却是对母亲太多太多的担心,自从母亲瘫痪在床上,我的心就挂在嗓子眼上,总担心她会不会从床上掉下来;担心她会不会尿裤子;担心她会不会把药喝错……因为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能站在家门口张望着我归来的健康的母亲,她身体的很多零件都老化了,就连最基本的生活也几乎不能自理。   记得前一段日子她在姐姐家,姐姐知道母亲行动不便,所以晚上让侄女和她一起睡,并且把卧室门开着,叮嘱母亲如果自己不能起来上厕所,可以随时叫姐姐。只是,半夜三点姐姐听到外面西索西索的声音,起来一看,母亲正从冰冷的地上使劲朝床上挪,但就是爬不起来,看着母亲艰难的动着,姐姐哭了,她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跌下床的,也不知道母亲在地上爬了多久,只看到母亲的裤子和衣服上满是灰,手冻到冰冷。当姐姐责怪母亲为什么不叫侄女或者她的时候,母亲笑着说;“天冷啊,把你们叫醒了又冷又睡不好了,我想我自己能慢慢爬起来的。”这就是我的母亲,总是为子女想的太多,为自己想的很少,这样无私的母亲让我怎能不操心!   那天在我家,母亲想上厕所,我说陪她去,她就是不肯,她说她自己能行,要我坐在那里烤火。可当我跟随着进去的时候,我傻眼了,她蹲不下去,只能一手拉着洗衣机,一手提着裤子,就那样半蹲半站着上厕所,结果还是把裤子都湿了。我要她换裤子,她坚持不肯,说又臭又脏的,一会儿干了就好,不让我那么麻烦。母亲的一句麻烦,让我的心疼了很久,儿女麻烦她的太多,可她在最需要的时候,也不给子女回报的机会,我心里是万般的愧疚!   人说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都深深的爱着自己的孩子,但我要说我母亲有所不同,她是在深深地“溺爱”我们,用她独特的方式。以前身体健康能动的时候,每天最早起床的是她,起来之后,把屋里屋外,屋前屋后收拾得干干净净,等我们起床之后,洗脸水已经在脸盆架上,饭菜已经摆好在桌上,吃完饭后不让我们任何人收拾碗筷,她会立刻让我们去休息,或者让我们去逛街玩耍。有时候我们想睡懒觉了,不愿意起床吃饭,母亲总会把毛巾递到我们手上,把饭菜端到床前,等我们吃完,收碗的同时又给我们递上一杯水。总之,她要让她的子女们个个吃的好,玩的开心。   就算是现在,她行动不方便了,她也溺爱着我们。昨天小嫂子对我说,那天母亲对她说的话,她听了之后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回母亲家玩,吃完饭后,母亲蹒跚着找人陪她打麻将,打了一天的麻将,下桌子时小嫂子看到炉子上的水烧开了,于是去灌水壶,哪知母亲让她歇着,对小嫂子说:”你打麻将打了一天很累了,腿可能都坐麻了,肯定是腰酸腿疼的,你去沙发上躺躺休息,我去灌水,不要你做,你好好休息,恐怕晚上想继续打,精神会好些。”也许别的婆婆如果对媳妇说出这样的话,有可能是一种抵触情绪,但我母亲每句话都是真心的,都是发自内心对嫂子的心疼,所以当时嫂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回来对我说,像母亲这样的老人太少太少了。是的,母亲在病痛中尚能如此心疼自己的儿媳,不难想象她有多么多么心疼自己的子女,就算是我用所有的语言,最美的词汇也无法表达母亲对我们的爱,只是,这种爱,随着岁月将会心有余力而不足,慢慢渐行渐远。   因为有了女儿,让我更加热爱生活,更因为我自己做了母亲,才慢慢体会我母亲的种种,领会母亲的某些品质。要说母亲这一辈子是很苦,很累,很穷的。但母亲从来不叫苦,不说累,不喊穷。单说情感吧,现代人稍微有点不如意就觉得日子过不下去,有些人把孩子留给了婆家就悄悄走人,还有些人三两年之久就离婚分开。而我母亲和父亲,自我有记忆时,记得最多的就是母亲和父亲的吵架,有时候甚至吵完一架之后,父亲会打起包袱,摔门而出,家就留给了她一个人,她要养七个孩子,要照顾瘫在床上半身不遂的婆婆,还要去种地干活,为我们很多张嘴找饭吃,到了年末,父亲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回来,可母亲依然笑着接下他的行李,继续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婚姻,我从没有听母亲埋怨过,也没有当着我们子女的面说过她内心的痛,更没有说过什么离婚之类的。我一直都不知道母亲的内心有多强大,也一直不知道母亲有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婚姻,她只把坚强,善良和勤劳展现给我们,让我们感觉什么事情在她面前都不是事。   后来我们长大了,日子好点了,她依然忙个不停,任何事情,她都不放心让我们干,家里来客了,煮饭做菜,她要亲自上手,怕我们做的盐咸了,醋酸了;扫地收拾屋子,她怕我们累着了,没有玩的时间;她把好吃的,能用的,都驼着背驼给了她的儿女们。兜里有一分钱,都是给我们儿孙买这买那了。她总说现在日子好了,儿女都有用了,做什么事情都觉得幸福,而且越做精神越好,那点累,那点苦对她来说都不值一提,于是,她总是微笑着,乐观着,在她的身上找不到丝毫怨妇的情节,更找不出因穷困所折射出来的自卑和胆怯,真的,她给我们,给所有人一种热情,积极,一种正能量,这也许是她给儿女们最伟大的财富!   弹指岁月,一年又将走完了,树叶落了明年可以继续发芽,花儿谢了来年依旧可以开花,可人呢?一旦老去了,岁月不能重来,身体不能重来,一切都不可以重来。两年前,母亲还能抱着我女儿给她洗脚,穿衣服,抱抱她,亲亲她。可如今,母亲却要让女儿牵着她的手去上厕所,要我给她洗脚,甚至是穿衣服。小孩子给我们的是希望,可老人,他们一天天衰老,不能再回到从前,可我多么希望我的母亲,能够通过药物的治疗更健康些,哪怕就像现在,虽然很多的事都不能干了,但能自己吃饭,自己勉强上厕所,自己上下床,这样就好,这样我们回家的时候,总可以有那样一个疼我们的人儿坐在家里等我们;我们苦痛的时候,总有一个人能够听我倾诉;我再怎么不好,总有一个人觉得我是最完美,最好的。任何时候,心都有依托,那该多好!于是,今夜,我要借星星的微光,捎去我向上苍的祈祷,愿上帝保佑我的母亲能够健康长寿,愿她一切安好。 如何确认孩子是癫痫治疗青少年癫痫病的方法癫痫疾病要怎么治疗洛阳哪家癫痫医院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