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新文学】十字路口等着你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现代都市
“该死的,我怎么又走到这个十字路口了呢?这下我该是向左走呢还是向右走呢?”欧阳心莲望着身边川流不息的人群,站在这个十字路口边上的行道树下面,徘徊着,自言自语着。   向左走是回自己家的方向,是一座婚姻的城堡;向右走是去和章一心约会的那个咖啡厅的方向,是一个心灵的港湾。欧阳心莲知道,马路上的十字路口,就像是人生的十字路口那样,自己最终还是要做出选择的,但是,自己究竟怎么样来选择前行的方向呢?   选择向左,是经营一份平平淡淡的婚姻,而选择向右,是延续一份曾经让人心跳的初恋。欧阳心莲内心激烈地斗争着,犹豫不决着,尽管她知道早一点做出一个选择,心里的这块石头就能够早一点放下,但这份选择,让欧阳心莲的思想左右摇摆着。此时此刻的欧阳心莲,就像是一个正在下棋的老头子那样,举棋不定着。   柏油马路上空的太阳更加毒辣辣的,尽管是透过了树枝,但照在欧阳心莲的身上还是让她觉得很热。只见她额头上的那些汗珠子在此刻是变得更加的晶莹剔透了,就如同是一颗颗圆润的千足珍珠那样,闪耀着玉白色的光芒。   “该死的,这么热的天,我怎么会在这个十字路口停下来呢?”欧阳心莲自言自语着。她站在行道树的树荫下面,看着面前的这条大马路,摇摇头,不知所措着。   无意识地转过头,欧阳心莲看到身后不远处有一家奶茶店,于是,她脑子里想着,何不去坐一会儿再说?那样也能够一边喝着奶茶一边思考着如何选择呢。   走进奶茶店,欧阳心莲要了一杯冰的珍珠奶茶,一边慢慢地喝着,思绪却如天马行空地走远了。   两个月前的一天,由于老公下午要去外地进货谈生意,所以,欧阳心莲在家里吃过午餐就向老公在经营的那个店里走去。家里和店铺隔着两条街,要走一会儿呢,因此,欧阳心莲走得有点快。   走过了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好一条街,在拐弯走下人行道的时候,欧阳心莲差一点与一辆小汽车撞上了。小汽车在欧阳心莲的前面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当小汽车里的人走下来的时候,两个人一下子都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法那样,张大着嘴巴。   几秒钟后,那个男人激动地先开了口说着:“欧阳,是你吗?”   “一心,你是一心,你没有变太多。”欧阳心莲也是惊叫着。   十五年了,两个人十五年没有见过面了。在欧阳心莲的心底里,本以为两个人会不可能再见面的,却想不到如今碰上了。   章一心走到欧阳心莲的面前,一把握住她柔软的双手,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欧阳心莲的眼睛,然后,一路向下,仿佛要把欧阳心莲的身子看穿那般。   欧阳心莲双手被章一心握住着,身子又被他这样赤裸裸的眼光扫了个遍,一下子,本就圆嘟嘟的一张脸就好像成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   “欧阳,十五年了,你没有变。”章一心双眼盯着欧阳心莲的眼睛,有一点结巴地说道。   双手被章一心握在他的手心里,欧阳心莲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十六年前的那份初恋里的幸福时光。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曾经爱得很深的章一心,十五年没见,他已经有了隆起的肚腩,想必生活得还不错吧,欧阳心莲在心里想着,然后,把双手从章一心的手心里抽了回来,笑着问道:“老同学,这十五年来,看来你混得还不错吧。”   章一心空落了的双手十指紧扣着,幽幽地回答着:“一般般,不好不坏。你呢?欧阳。”   “我,一个家庭主妇,相夫教子呗,有什么好不好的呢?好也是这样子过着生活,不好也还不是要继续把生活过下去吗?”欧阳心莲说完就想告辞而离开。   章一心见欧阳心莲急着想离开,就说道:“你有急事?有急事我先把你送过去,我们还可以再聊一会儿呢。”   章一心可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毕竟分开十五年了,曾经的初恋情人,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梦寐以求啊!   欧阳心莲看了看章一心,不好意思拒绝,于是,点点头,同意让章一心把她送到前面的那条街口。   欧阳心莲坐在车子里,没有开口说话,但心里已经泛起了一圈圈涟漪。毕竟是刻骨铭心的一份初恋,想当初,自己爱章一心可多深啊!   章一心一边开着车子,一边时不时地看着欧阳心莲,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尴尬地说着:“欧阳,我老婆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像你,圆嘟嘟的脸蛋,还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哦?真的吗?你老婆也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欧阳心莲露出一副怀疑的神情转过头问着章一心。   “这或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吧,那时候,以为娶回家的老婆就像你,或者是我直接把她当成你了。”章一心说完,想起十五年前,一时间又不知道再说什么。   那时候,章一心又何尝不知道欧阳心莲爱自己爱得有多深,但那时候,自己也是有苦衷的啊!真的,那时候的章一心绝对不同意跟着欧阳心莲回到土生土长的小城市来,当时,章一心的目标是去北京落脚,再怎么样也要做一个北漂一族。所以,章一心后来狠着心和欧阳心莲分了手,让欧阳心莲为他落下了多少眼泪。   欧阳心莲听着章一心的话,一时间哑然失笑。欧阳心莲心里其实很清楚,她的这份笑意里,曾经的那份爱情好像复活了,初恋的味道仿佛一下子又从心底里窜了出来。   接着,章一心就向欧阳心莲诉说起了他现在的老婆怎么怎么不好。他自从没有在北京落脚以后,就回到小城草草地结了婚。章一心和欧阳心莲说,他的婚姻其实并不是真的像别人看到的那样子甜蜜幸福。欧阳心莲听着章一心嘴里的这番话,始终没有开口说什么,毕竟两个人分开已经有十五年了,往事真的不堪回首啊!沉默了一会儿以后,车子也已经到了街口,章一心就把车子缓缓地停在马路边,双眼紧盯着欧阳心莲的眼睛,又接着问道:“欧阳,你过得怎么样?”   欧阳心莲仍然沉浸在十五年前章一心说出分手时的那份痛苦之中,因而,对于章一心的问话,她也就带着一股怨气,根本没有思索,就脱口说出一句话:“婚姻、生活,还不都是那么一回事儿吗?”   说实在的,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小了。欧阳心莲以为当初章一心和她分手以后,就从此各安天涯,再也不会相见了,但冥冥之中上天终究还是让两人在这个人生的十字路口相逢了。想当初,欧阳心莲有多悲伤,难道章一心他会不知道吗?自己终日以泪洗面,章一心他难道看不到吗?现在,他问出自己过得怎么样,还有什么意义呢?难道还能回到十五年前去重新选择那份爱吗?   毕竟是十五年前的一对初恋情人,再怎么样,还是有一份情愫在心底深处存在的。于是,在欧阳心莲下车前,两个人还是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并且相约着有时间一起坐下来慢慢的聊一聊。   欧阳心莲走到店里的时候,她老公正在等着她,见到欧阳心莲来了,她老公就和她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去外地谈生意去了。   对于欧阳心莲来说,老公还是不错的,一个能够又赚钱又心疼她的男人,虽然其貌不扬,话儿不多,但毕竟是已经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欧阳心莲的心里如果不是当初章一心扎根太深的话,她绝对不会再在心里泛起一丝情感的波澜。   整个下午,欧阳心莲就这样沉浸在当初的那场初恋里,回味着那份爱的酸甜苦辣咸。她知道,十五年前的那场爱,自己对于章一心真的是爱得太深了。“唉!爱情啊!你究竟是为什么要如此地折磨我?”欧阳心莲喃喃自语着,然后,又摇摇头,无奈地叹息着。   这边欧阳心莲在一边回味一边叹息着,那边的章一心同样的也是沉浸在十五年前的那一场初恋之中。武汉治疗癫痫的专家都说初恋是刻骨铭心的,是难以忘怀的,这一次,在章一心再次和欧阳心莲相逢以后,他满脑子都是欧阳心莲的身影了。整个下午,章一心根本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就这样在迷迷糊糊中回味着初恋的甜蜜和那份无奈。   “唉!当初我何苦呢?如果不是自己想要去北京落脚,那么,自己会去和欧阳说出那番分手的话吗?”章一心自言自语着。   微微地闭上双眼,章一心拿欧阳心莲和现在的老婆比较着,不比还好,反正都已经十多年过来了。现在一比较,章一心的心里就越想越不是味儿了,越想就越是觉得欧阳心莲处处比他的老婆好。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章一心摇摇头,深深地叹息着。   时间在欧阳心莲和章一心的叹息声里走得很快。如何有效的治疗癫痫?这不,不知不觉间,夜幕就徐徐的合拢了起来。   欧阳心莲关好店铺,带着一种落寞无比的心情走在回家的路上。初上的街灯,仿佛偷窥着欧阳心莲心底的那份蓝色心事,显得暧昧的灯光,把欧阳心莲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章一心在家里吃过晚餐,和老婆王丽英说了声晚上有应酬,就拿着个手包走出了屋子。   晚上七点多,欧阳心莲就接到了章一心打过来的电话。手机的听筒里,章一心显得有一点迟疑地问着她:“欧阳,你晚上有没有空?能不能出来呢?我想请你出来一起去喝喝茶、聊聊天。”   欧阳心莲抬头看了看在书房里埋头做作业的儿子,嘴里没有丝毫犹豫地就答应着:“好啊!去哪里?”   等到说出口,欧阳心莲又在心里反对着,自己干嘛要答应他呢?此时此刻,好像有两个欧阳心莲在她的心底深处相互争论着,一个说“不去、不去”,另一个说“快去、快去”。   那边的章一心想了想,才隔着手机含情脉脉地说道:“欧阳,我们去大学城对面以前的那个茶座好吗?要我过来接你吗?”   尽管心底深处有两个欧阳心莲在不断地争论着,但是,欧阳心莲还是微笑着在手机上脱口而说出话来:“好的,你不用来接我的,我五分钟就应该能到了的。”   欧阳心莲知道,章一心嘴里说的以前的那个茶座,是两人在十多年以前无数次约会的一个老地方儿,是欧阳心莲和章一心一起大学生活的情侣茶座。岁月如流,物是人非,十多年前的那个小茶座,如今早已经变身成了一家高档的咖啡厅。   想是对于初恋怀旧的缘故吧,这些年来,欧阳心莲总是会和几个小姐妹一起去那家咖啡厅里坐一坐,喝上一杯摩卡,在品尝着咖啡那份苦涩的同时,也顺便怀念着逝去的那份青春的苦涩。   欧阳心莲没有再去看书房里认真做作业的儿子,而是从客厅的沙发上站起身,走到洗手间,怀着一颗偷情的心,精心地梳妆打扮起来。   欧阳心莲的整颗心忐忑着,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现在穿的裙子是不是合身,小肚子有没有显形,眼角的皱纹有没有被护肤品掩盖住,脸上的那份笑容是不是还如往昔那样让人欲醉?   真的,此时此刻,欧阳心莲的内心之中荡漾着一种既是喜悦又是担心的情愫,一方面是重温旧梦的喜悦,但是,一方面终究是觉得在精神上面背叛了老公。   强烈的欲望最终还是占据了理智的上风,欧阳心莲轻轻地脱下拖鞋,换上了十公分高跟的一双风景线,在玄关处对着书房里正在做作业的儿子说了一句“妈去外面有点事儿”,然后没等儿子回答说什么,欧阳心莲就已经走出了屋子。   当欧阳心莲走进咖啡厅的时候,刚刚五分钟。早已经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前的章一心远远地就站起身,向欧阳心莲招着手。   咖啡厅里的氛围总是适合像欧阳心莲和章一心这样子欲重建一条情感纽带的人们,那份暧昧的灯光,轻柔的音乐,对于两个一向画地为牢的人来说,这样的幽会场景,绝对是一种情感的添加剂。   看着面前的咖啡,欧阳心莲的脑子里又一次地泛起了十多年以前的那些场景。欧阳心莲的心里想着,都过去十五年了,章一心仍然记着自己喝的是摩卡咖啡,心里就多了一丝莫名的激动。   悠闲自得地吃着一份冰淇淋,此刻的欧阳心莲俨然是一个十五年以前那场初恋之中的小姑娘。章一心看在眼里,内心不由得悸动着。   此时此刻,这一对旧情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此时,咖啡厅里仿佛弥漫起一种潮湿的气息,面对面的两个人,仿佛可以听到彼此快速跳动的心跳声。欧阳心莲略微陶醉的心田,一会儿开心地和章一心一起回味着曾经的甜蜜,一会儿又抬起头,瞪着眼,看着章一心,不停地诉说着他当初的狠心。   老公又不在家,儿子一个人在家里独自做着作业,自己在外面呆的时间久了,欧阳心莲的心里也是不放心的,是以,在咖啡厅里坐了没多久,她就站起身向章一心告辞回了家。   情感的闸门一旦被打开,就会流出奔腾不息的情愫,就像欧阳心莲和章一心的幽会那样,一发而不可收拾了。有了第一次,理所当然的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其实,对于此时的欧阳心莲来说,心底深处的那份看似偷情幽会的欲望,是植根于她对章一心那场初恋的有始无终的深刻记忆。欧阳心莲也知道,一旦自己情感的闸门开启,就根本不可能再用理性去控制内心的欲望,相反的,自己会被那份欲望牵着鼻子走。   欧阳心莲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和章一心的每一次幽会,心里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说出一些原因,让自己的行为最大程度地看似合理化。想着一次、二次,老公或许会不知道,但是,长此以往,一旦老公知道了的话,自己又怎么是好呢?所以,当第二次章一心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欧阳心莲的心里就已经是在摇摆了,毕竟自己的心理能力能否再承受这样的冒险,值不值得再去冒险,她仿佛不知所措了。   欧阳心莲就这样在不知所措之中仍然和章一心进行了第二次的幽会,担惊受怕的心情总是会跃上她的心头。   第二次,当欧阳心莲走出咖啡厅的时候,章一心就一把牵起欧阳心莲的手,随势把她的身子拉向自己的一边,紧紧地贴着,耳鬓厮北京治癫痫有名的医院磨之间,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共 644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