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胭脂扣:愁对月华圆,若即若离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奇幻
摘要:“愁对月华圆”十二少深情的接了这一唱,恰好也正是两人暗生情愫。只是令人痛惜的是,如此绝色的相逢,竟然又是孤倚断桥独唱阴阳的结局。如花的身份其实已经简写了她的人生。倘若没有遇上十二少,或许她依旧是风花雪月,孤吟轻叹,在红尘中过完自己的一生。没有情,没有爱,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逢场作戏,但偏偏她的人生,在浑浊的倚红楼中,续了一段她相守一生,又空等一世的爱情。    “小生繆姓梦莲仙字,为忆多情妓女麦氏秋娟,见她声色性情人赞羡,更兼才情两相全……”此时,塘西风月处正传来如花绝妙声色,恰到“今日天隔一方难见面…”,富家公子十二少的描眉如画般的俊荣,恍如转首,映在了如花秋水般的深眸中。    “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    回首,小生般俊色的如花撩起兰花指,近对着十二少,深情脉脉……    “独倚蓬窗思俏然,耳畔听得秋声桐叶落,又只见平桥衰柳锁寒烟,第一触景更添情懊恼,亏我怀人愁对……”    “愁对月华圆”十二少深情的接了这一唱,恰好也正是两人暗生情愫。只是令人痛惜的是,如此绝色的相逢,竟然又是孤倚断桥独唱阴阳的结局。如花的身份其实已经简写了她的人生。倘若没有遇上十二少,或许她依旧是风花雪月,孤吟轻叹,在红尘中过完自己的一生。没有情,没有爱,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逢场作戏,但偏偏她的人生,在浑浊的倚红楼中,续了一段她相守一生,又空等一世的爱情。    我相信,十二少是真心爱着如花的,也相信他是真的愿意同如花一起殉情的。    只是谁也不知道因果,谁也不知道没有发生的事情。十二少苟活的一生中,对如花的思念还有惭愧,想必也是痛苦的。只是,如花空等一生的悲哀,更令人叹嘘。红尘中,风花雪月的爱情,终究是一场云烟,或许正是那衰柳锁寒烟,只是如花先看到了浮华中的一番真情罢了。   她与十二少兮兮相惜,用尽一生去诠释这番情愁。    一粒胭脂扣,一段浮华烟雨,一生情愁,一世寻觅。如花的神色中暗藏了太多的无奈,还有期盼。她知道什么是逢场作戏,也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但她依旧憧憬,依旧期许。她相信既然生不能相守,死必然是可以不离的。痴心的如花,与十二少之间的这段不被认可的爱情,在红尘中看来,是羡煞旁人,但对平凡的普通生活而言,他们是没有结果的,更谈不上幸福了。    如花自知身份贫贱,即便有一颗真爱的心又如何,依旧是换不来一段兮兮相惜的守护。她选择了死,选择了与十二少殉情,只是这爱情是需要勇气的,十二少的苟活到底是脆弱还是不敢,如花并不知道。她相信,十二少的爱是与她一样的。只是,人生在世,有多少事情是可以料想的?如花死了,十二少活了,但她却依旧在寻找,在等候。哪怕是过了五十年,时代变迁,曾经的塘西风月即便是不在,但那里属于他们的相遇相识还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始终是岁月,是时代无法变迁、流逝的。    半个世纪的阴阳差错,如花依旧在寻觅,或者说是寻梦吧。    她遇到了在报馆上班的万梓良,说是寻人启事。万梓良不知眼前这个女子竟是游荡了半个世纪的孤魂,他一番好心,帮助了如花,以至于后来即便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万梓良依旧是同女友帮助她找到了十二少。    只是物是人非,更何况昔日的塘西风月已经不在,他们的爱情恍如风逝。万梓良从如花的倾诉中,听说了这段凄婉的故事,虽说一开始他恐慌于眼前的如花,只是知道了整个故事后,又忍不住叹惜。半个世纪的错过,狠狠地埋葬了一段痴缠,但她依旧等待,她想见到十二少,不管时隔多少年,不管这个世间有多少变化,她依旧在等,在寻……    即便这倚红楼变成了幼儿园,但那掠影,还有这故事,又怎是闻秋声听桐叶落般的说去就去了呢?一道衰柳锁寒烟,昔日是她轻叹妓女麦氏秋娟,如今怕是寒烟见不了,又难叹自身孤零了吧。有些时候,还真的名如其人,如花如花,一生如花,可惜的是凋零了还难归于尘土,偏偏不甘化作春泥,一心系着万千红尘,只为寻得有情郎。    万梓良和女友也因如花与十二少的这段感情,而找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爱情归宿。只是令人心酸的是,他们无需错过,也不会阴阳两隔半个世纪。    只想好好地爱着十二少,只想好好地守护着这段爱情,即便是被嘲讽,她依旧是不曾离开,不曾放弃。寒烟晚景的凄凉她看不到,更不会孤倚蓬窗思悄然,在她眼里,风尘中的人生只有她与十二少的相识。    一段哀怨的曲调,断断续续,不忍如花朱砂泪,一粒胭脂扣只愿守得今生今世。    本是清高自许的她,只为十二少红颜倾笑,哪里是谁人都能摘得这如花的。只是,当爱成往事,一切如烟时,倾城倾国般的红颜恍如坠落在红尘,任谁都能摘了……    但她依旧,依旧还寻梦着,如果这是梦,就不要醒来,如果这不是梦,就不要如梦般地寻觅。芳华绝代般的容颜,再见时已是另一番风景。儒雅如戏生的十二少,因为独活成了罪名。两人再见时,一个依旧如初,一个却是沧桑潦倒,两个人的相遇,不再是风月中的花戏,而是人生中最为堪破的颓败,也是痛到深处,已是麻木的绝离。    曾经,她和他兮兮相惜,曾经他随她,共唱戏如人生,曾经她和他,柔情似水,曾经他与她,如胶似漆。    但曾经,不过是曾经,如花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依旧是没有寻到十二少的影子。    “几年姿色负牵丝,的婿东床正及时。正是熊罢时觉梦,孕生不觉是男儿。”    曾经,她依旧系着曾经,褪色一切凝脂粉黛,她素妆容颜,有些憔悴,念着相识时求来的签,她以为这是美好的爱情,说是上签,有贵人相助。睡在她边上的十二少,有些惆怅,他说这是急不来的。但哪里知道如花的心事呢?即便是略知,又怎么真正读懂呢?    “纷纷南北路歧多,触景昏迷怎奈何。忽遇贵人相指引,此身方喜出尘罗。”    她依旧执念着,说是中签,遇得贵人,丝丝愁眉间,她依旧期许。    正如如花自己所言,自从做了琵琶女后,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去文武庙求签,相识以来已有两百多支签。可怜她在许愿中憧憬这份看似已经是走不远的爱情。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上签与中签竟然诉说着五十年后的故事。    所谓贵人,如今看来,也真就是那万梓良了。    纷纷南北路歧多,这不正是暗指这半个世纪的寻寻觅觅吗?触景伤情,昔日塘西如今又是另番风景,怎不昏迷奈何呢?    一九三四年三月八日,深夜十一点,如花和十二少在倚红楼自杀。    五十年后,她依旧是深夜十一点,三八一一,老地方。    如花带着期待,还有不安,神色间多了些岁月的留痕。她相信登出去的报,十二少会看得见的,会依旧如约。只是空等了一世,再见时,物是人非事事休。青楼情种,如花魂断倚红,阔少梦醒偷生。原来她寻了个半个世纪,以为十二少魂念凡尘,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是阴阳相隔了半个世纪。    如花是自私的,也是痴情的,给十二少服了安眠药,也吃了鸦片。    她说,她怕她死了,他没死,丢下她一个。她说不会放他和淑贤在一起的。    只是,她只是想能一辈子都可以和十二少在一起,不管是风尘唱戏,还是过着平凡的日子,她只想和十二少一辈子在一起。但终相见时,如花才知道这个人生是多么的颓废还有苍凉。她跟着十二少的步伐,踩着吱呀的木梯,寂静的阁楼上,一个潦倒的糟老头看着一张报纸,她安静的走过去,躲在凭栏处,时隔五十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但他却依旧抽着大烟,只是不再是昔日的纸贵金迷。    他忘记了以前,也忘记了那段爱情,几番愁肠的如花,俯身在十二少跟前,唱着那年他们浪漫的爱情……“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两人相对,只是年华不再,一切都成云烟。如花将胭脂扣还去了十二少手中,她的寻觅终究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梦。    回首堪来,不管是戏,还是人生,如花和十二少,梅艳芳和张国荣。曾经,他说,如果到了四十岁我未娶,你未嫁,我们就凑合在一起。如今,他先去,她后来,悲剧恍如一场戏,如果这真的是戏,那么就醒过来吧,哪怕只是梦醒偷生。    “誓言幻作云烟字,费尽千般心思,情像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延续不容易。负情是你的名字,错付千般相思,情像水向东逝去,痴心枉倾注,愿那天未相遇。    只盼相依,哪管见尽遗憾世事,渐老芳华,爱火未灭人面变异。祈求在那天相遇,诉尽千般相思,期望不再辜负我,痴心的关注,人被爱留住。    期望不再辜负我痴心的关注,问哪天重遇?”    湖北治疗癫痫效果好医院天津羊角风医院哪里专业武汉癫痫怎样算控制哈尔滨儿童最好的羊癫疯医院